圣墟小说网 > 帝国吃相 > 第267章 虞姬
    马背上的女子双眼落在陈旭的脸上,两人呆呆的互相凝视了许久,然后娇柔的身体轻轻一扭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摘下面巾对着陈旭深深一福:“陈郎,轻柔回来了!”

    “好,好,回来就好!”陈旭伸手将她头发和脸上的雪花拂去,然后张开双臂就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水轻柔瞬间脸颊绯红,伏在陈旭耳边轻声说:“轻柔回来迟了,让陈郎担心,还请宽恕!”

    “水姐姐~”杏儿踢啦着小鞋子兴奋的冲上来拉着水轻柔的胳膊往屋里拽,“水姐姐快去看我织的围巾,又柔软又暖和!”

    水轻柔被杏儿生拉硬拽的从陈旭怀里抢走了,陈旭这才看着从马背上下来的虞无涯,不过令他万分诧异的是,这货还在飞快的脱衣服。

    “杏儿妹子莫慌走,看虞叔叔给你带回来什么?”虞无涯一边解衣服一边说。

    “你特么有病是吧?”陈旭脸色瞬间漆黑。

    “恩公勿怪,无涯还带回来一个人!”虞无涯说话之时,解开外面的厚厚的毛毡,然后……里面露出来一个小脑袋。

    一个小姑娘,约莫四五岁,头发乱糟糟的,脸颊捂的通红,虽然看起来很胆怯,但一双大眼睛却如同宝石一样清澈透亮,看着院子里面所有人,吓的紧紧抓住虞无涯的衣服不放手。

    “嘿嘿,这一去七八年没见,竟然已经娶了婆娘,怎么,觉得我家菜好吃,把女儿也带来过冬了?”陈旭冷笑几声。

    呃!虞无涯赶紧摇头:“恩公莫乱说,无涯离开不过月余而已,何曾有七八年没见,这是我在路上捡回来的,顺便就带来和杏儿妹子做个伴!”

    “捡的?”

    “对,正是捡的,此事说来话长,赶紧先弄些热汤饭充饥,我们都快一天没吃饭了!王五王七,赶紧把包裹取下来,两匹马拉去马厩喂粮草!”虞无涯说完之后抱着小女孩儿大步走到屋檐下,把头上身上的雪花都抖干净之后进屋,而杏儿早就惊喜雀跃的跑上来看着这个小女孩。

    “虞叔叔,这个妹妹叫什么名字?”杏儿拉着小女孩儿的手连声嚷嚷。

    “她还没名字啊,虞叔叔路上捡的!”虞无涯几下脱掉湿漉漉的鞋子坐到炕上,一边用衣服擦着脸一边说:“还是家里暖和,差点儿就冻死在路上了,恩公,快帮我们弄点儿吃的,都快饿一天了!”

    “你们坐,杏儿帮忙虞叔叔和水姐姐准备衣服和热水洗漱,娘去煮面!”陈姜氏拉着水轻柔的手还来不及说话,就赶紧转身去厨房。

    刚刚还在惦记水轻柔和虞无涯,但没想到突然之间两人就都回来了,并且还带回来一个小女孩儿,陈姜氏一颗心顿时完全放了下来。

    虞无涯和水轻柔的回归,让陈旭提心吊胆的一颗星也放到了肚脐眼上,亲自跑来跑去的帮忙准备热水,杏儿也赶紧找来自己的衣服准备给小女孩儿换上,一屋子人进进出出忙碌了半个小时,等虞无涯、水轻柔小女孩儿洗漱收拾停当,陈姜氏也把煮好的面条端上来。

    三个人的确都已经很饿了,坐在靠炕上围着小桌开始吃面,小女孩儿从未吃过面,杏儿便细心的用筷子挑着喂,同时脸上带着无限的惊奇一遍又一遍的打量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但干干净净的小女孩儿,水轻柔虽然饿但吃的还算斯文,如同往常一样细嚼慢咽,但虞无涯完全就一点儿不顾形象,抱着大陶碗稀里哗啦连续吃了三碗才意犹未尽的放下来,然后擦干净嘴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了一声舒坦。

    “说吧,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陈旭坐在炕头问。

    “恩公,此事真的说来话长,您还记不记得第一次救我的情形?”虞无涯打了个饱嗝盘腿坐在炕上说。

    “当然记得,当日下暴雨,你被三个人追杀,被人用弓弩射中了屁股掉到悬崖下面,是我和马大伯等人救回来的,胸前和后背两条巨大的伤口,血都差点儿流干了……”陈旭点头说。

    “是射中马屁股!”虞无涯纠正了陈旭的说法,然后露出一副很是庆幸神情接着说:“当日的确是凶险异常,如果不是有幸遇到恩公的话,无涯就已经死了!其实当时追杀我的是一群墨子门徒,是楚地邓陵氏一脉,首领叫做扶余,而起因……是无涯抢了他们一件东西!”

    “你抢了墨家的东西?”陈旭忍不住脸皮使劲儿抽抽了几下。

    “嘿嘿,无涯当时也是一时好奇,谁能想到竟然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数十个墨者高手追杀我三百余里,然后逃到逃到清河镇附近被追上了!”虞无涯干笑几声说。

    墨家啊,全部都是不要命的游侠,是后世的江湖好汉和绿林豪杰的老祖宗,武侠中的江湖侠客的原型就是墨子门徒。

    陈旭无语的对着虞无涯翻了个白眼儿,这个二货能够活下来运气的确不是一般的好。

    “你到底抢了墨家什么东西?他们为何要一直追杀不放?”陈旭很是好奇的问。

    “就是这个……”虞无涯从腰袋中摸出来一块漆黑的令牌递给陈旭。

    这块令牌通体漆黑,入手冰凉沉重,长五寸宽三寸厚半寸,约莫手掌大小,看材质似乎和虞无涯的陨铁宝剑差不多,两面都有非常复杂的花纹,但摩挲的却异常光滑,一看就是老物件,有浓厚的包浆气息。

    “这块令牌是用陨铁打造的!”虞无涯解释说。

    陈旭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除开做工精致是个老物件儿之外,陈旭并没有看出什么与众不动的地方,于是把令牌丢还给虞无涯说:“说说具体经历过吧,墨家的东西你也敢抢,莫非不知墨家都是一群好勇斗狠的游侠么?”

    “不错,当初韩非说侠以武犯禁,就是指的墨家门徒到处行侠私斗不尊律令,才被始皇帝下令驱逐的!”旁边的王七点头附和说。

    “去年春天,我被师傅赶下山之后就到处流浪,有一天游历到了邓县,无意中发现许多墨家门徒在争夺一件东西,当时一时好奇就跟踪下去,结果发现他们争夺的就是这个令牌,于是就下手抢了,结果那些争斗的人立刻都一起围攻我,而且其中几个剑术高超,打斗之下我不能力敌,只好逃跑,结果那些人就穷追不舍,我便想顺着伏牛山中的小道去鲁阳,结果只跑到清河镇便连受重创,不过无涯气运比较好,遇到了恩公,方才逃得一命,实在是险之又险。”虞无涯此时说起,仍旧是一脸的戚戚之色,明显对那场被追杀数百里的记忆非常深刻。

    “我知道了,你是想去鲁山找师傅救命!”水轻柔在旁边轻声说。

    “嘿嘿,我也没想到那群墨子门徒这么不要脸,几十个追杀我一个,一点儿侠客风范都没有,简直丢人!不过我也没白挨他们两击月刃弩,一路之上被我砍翻了二十几个,绝对没给师尊丢脸,当初列公和墨翟翻脸这口气,我算是搬回了几分。”虞无涯干笑几声得意的说。

    “……”

    满屋子人都尽皆无语。

    “墨子门徒如此重视这块令牌,看来定然隐藏着不小的秘密!”陈旭觉得这块令牌肯定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又把令牌从虞无涯手中接过来反复观看,同时还用手到处扣挖,记得当初看寻秦记里面就有一个墨家的钜子令,里面好像藏着一份武功秘籍。

    “恩公不用看了,虽然墨家精通机关之术,但这块令牌的确就是一块陨铁打造的物品,并没有暗藏东西,估计只是一种代表身份的信物而已,当时因为追杀的急,逃出邓县之后我便把这块令牌丢进了路边一户农家院子的水井之中,这次回虞城之后呆了两天,想起这件事之后便去了楚地,一是打听师妹的下落,二是顺便也去把这块令牌取回来,结果等我找到那个农家的时候,发现那一户人家的房子已经被人放火焚烧,我找到水井并从里面拿到令牌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后山上有小孩的哭声,我便寻过去,在一个山洞里面看到了这个小女孩,还有一个死去的老太婆,尸体冰凉似乎死了好几天了,于是我便把她捡了回来……”虞无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

    “这么说真是你捡的,不是你娘子生的?”陈旭哼哼说。

    “恩公莫要取笑无涯,短短月余我即便是来得及娶娘子,也来不及生孩子啊?”虞无涯哭笑不得。

    “这可未必!生孩子这种事别人可以帮忙的。”陈旭撇撇嘴说。

    “噗嗤~”旁边的水轻柔瞬间领会了陈旭的意思,顿时脸颊绯红的捂着嘴笑起来,同时还忍不住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温柔的嗔了陈旭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王五王七四个彪形大汉也忍不住捂着肚皮大笑。

    “恩公说的啥意思?”虞无涯被笑的摸不着头脑,满脸都是懵逼的神情。

    “哼,你别以为你捡她回来就是做了好事,说不定她们家就是因为你才被墨家门徒烧毁的,这一家人家破人亡就是因为你一时的好奇和无聊!”陈旭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

    虞无涯嘴巴张了几下慢慢低下脑袋,满脸都是懊悔之色:“恩公说的不错,离开之后我慢慢也想到了其中的关节,但此错无涯已经酿下,后悔却也来不及了,所以……所以想找个人好好照顾她,让她一辈子能够衣食无忧的好好活下去,也算弥补一下犯下的过错,因此我就打算带她回虞城让我兄嫂帮忙照看,但路过宛城的时候刚好遇到师妹也从南方归来,我们便直接来了恩公这里!”

    陈旭此时也才终于弄清楚了虞无涯这趟出去了个把月的前因后果,默默的看着旁边正在和杏儿吃糖果的小女孩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有因必有果,此事既然是因你而起,那么也自然因你结束,既然是你捡回来的,以后她就是你的女儿了,你给她起个名字,从此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也不用送她去虞城,暂时就留在我家刚好也可以和杏儿作伴!”陈旭淡淡的说。

    虞无涯嘴巴张大,脸皮抖抖了半晌才说:“女儿?恩公,你是认真的?”

    “废话,你捡的不跟你姓难道跟我姓!”陈旭撇撇嘴准备下炕。

    “那……那就姓虞吧,名字……名字……”虞无涯愁眉苦脸的想了半天,“取名字太难了,就唤虞姬如何?”

    “噗通~”正在穿鞋的陈旭直接一头栽倒地上,爬起来满脸惊恐的看着虞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