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免费小说网 > 帝国吃相 > 第266章 风雪归人
    “陈里典,这些器具如此精致绝伦,为何还觉得太简陋了?”王五王七等四个彪形大汉非常不解.

    这种叫瓷器的杯碗颜色洁白如玉,光滑平整,坚硬如铁,轻轻敲击还有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无论从哪儿看都比平日见到的灰扑扑的粗糙陶器好看百倍不止,堪称完美也不为过,就算皇宫之中恐怕也没有这种精美的器具吧。

    而高河也是目瞪口呆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里典大人,这么精美的物件还……还能如何更加精美,再精美一些岂不是只有神仙才能用?”

    高河虽然只是一个山旮旯的不上档次的陶匠,但不可否认他是获得大秦官方认可的工匠,也知道如今整个大秦,用的都是粗糙不堪灰不溜秋的陶器,与眼前的瓷器来说,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这些瓷器足以和精美的玉器相媲美。

    “你们没觉得吗,通体一个颜色,没有花纹,没有金边,没有装饰,这么一个瓷器拿去售卖是不是有些丢人?”陈旭自顾自的说。

    “啊?!”所有人更加表情呆滞。

    “你们两个去一趟粮库,把我放在正中间的一口黑色的箱子搬来!”陈旭对旁边两个嘴巴合不拢的帮工说。

    “快去!”高河回过神来赶紧踢了一个帮工一脚,于是两个人赶紧撒腿就跑。

    不过十多分钟,两个帮工便推着一辆独轮车过来,上面放着一口黑色的箱子。

    陈旭打开箱子,里面摆放着十多种红黄蓝绿的矿石。

    后世的瓷器之所以美观绝伦,就是因为表面涂上了各种不同的釉料,而釉料,其实就是各种不同金属盐形成的矿石,磨成粉制作成釉浆,然后或涂或画或浸或泡,将这些不同颜色的釉浆沾在陶坯的表面,然后烧制出来之后就形成了各种不同颜色不同花纹的精美瓷器。

    后世的唐三彩和青花瓷等著名瓷器都是用的这种方法。

    只不过上釉这种东西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制作起来非常麻烦,因为每种釉料的融化温度不一样,因此对于窑工的要求特别高,对于窑温以及出窑的时间都需要掌控到非常精细的地步,不然一个不注意,废了无数功夫烧出来的就是一窑废瓷。

    越是精美的瓷器,对工匠对窑工的要求就越是高,要知道一件精美的瓷器从选土筛土和泥成坯打磨上釉这一系列的过程都很耗费时间和人力,一旦最后烧坏了,前面的功夫就全部都白费了,这也就是好的瓷器非常珍贵的原因。

    后世的官窑出品都是精品的原因就是所有烧的不好的全部都砸碎丢弃了,导致最后流落下来的非常稀少,全部都被敬献给了皇帝或者王公贵族,再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改朝换代之后,加上瓷器的易碎特性,因此留下来的越发稀少,自然也就就珍贵无比。

    不过眼下陈旭想做出青花和彩釉瓷器肯定是不行的,但不妨碍他用眼下有的各种颜色的矿石试验一下彩釉的可行性,即便是最后只能在瓷器上画上一两道简单的装饰图案,也比光溜溜通体一个颜色好看许多。

    作为一个穿越者,不允许只制作最简单的物件儿就满足,不然会被广大的穿越同胞嘲笑,暂时造不出来玻璃老子造个好看点儿的碗总可以吧。

    “高河,这些不同颜色的矿石都用石臼或者碾槽细细碾成粉末,一定要细,就像白色的陶土一样细,然后加水制作成稀泥浆,再把把这些不同颜色的颜料泥浆均匀的涂抹在陶坯的内侧或者是外侧,试验的时候最好每件陶坯弄不同的颜色,这样烧制出来之后才知道成品的颜色,因为这些颜料融化的温度都并不相同,因此烧制的时间和炉温都不一样,你多多试验,然后把试验结果都记下来……”

    陈旭每说一句,高河便点一下头,因为经过陈旭简单的解释之后,他已经完全明白了陈旭的想法,那就是用这些五颜六色的矿石粉末涂在陶坯上,最后就能烧制出来五颜六色不同的瓷器。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烧制出来色彩缤纷的彩色陶瓷,高河已经激动的鸡爪疯快发作了,同时对于陈旭的佩服又上升了好几个档次,这种方法看似简单,但却从来就没有人想到过,或者即便是想到过,也没人成功过。

    里典这脑袋瓜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就辣么聪明呢?

    这么匪夷所思的东西竟然轻轻松松都想到了!

    包括王五王七等人在内,都恨不得用大剑把陈旭的脑袋劈砍看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一个仙气缭绕的白胡子老爷爷。

    “对了,你加黏土之后制作的陶坯外面可以再用白瓷土搅拌的稀泥浆均匀的涂上一层,那样晾干之后烧制出来的瓷器可能就是纯白色的了,反正你要多多试验,过几天我再来,希望看到最详细的结果!”陈旭交代完之后站起来。

    “里典放心,我一定仔细试验,绝不会坏了您的大事!”高河赶紧点头。

    “也不算大事,但只要试验成功,你将会是大秦最好的陶工,或许有一天始皇帝会请你去当大官!”陈旭拍拍高河的肩膀,然后转头看着王五四人说,“我这个说法没问题吧?”

    “毫无疑问!”王五王七四人使劲点头。

    只要这种精美的瓷器一旦传入咸阳,这个结果完全可以预料到。

    胡子拉碴的高河黝黑的脸膛更加黑了几分,激动的浑身打着摆子结结巴巴的说:“里典,我……我……真的能够见到皇帝?”

    “呵呵,非是见到这么简单,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也定然是跑不脱的!好了,你慢慢研究吧,主要是炉温的控制,想要真的达到这个目标可不容易,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陈旭笑着说。

    “省的省的,我一定会仔细!”高河打着摆子连连点头。

    “陈里典,我们要赶回去了,似乎在落雪!”站在凉棚外面的王三望着阴沉灰霾的天空突然说。

    所有人都走出凉棚,果然看到有细细碎碎的雪花随着寒风飘落下来。

    “走吧!”陈旭翻身上马,又叮嘱了高河几句之后才离开,接着去榨油坊和铁匠铺检查了一番,得知一切都还顺利,于是把刘坡、三老还有三个亭长都喊到一起仔细叮嘱了一番,让他们时刻注意下大雪之后的安全问题,这才收拾了一些东西带上返回小河村。

    果然,等他们到家的时候,雪花已经变得纷纷扬扬如同鹅毛一般,在呼啸的寒风之中翻卷飘落,不到一个时辰,地面上已经落上了一层,天地都笼罩在茫茫的白色之中。

    “旭儿,王姑娘离开两个多月了没有音讯,无涯也去了一个多月,这又下大雪,娘总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很是担心!”陈姜氏坐在炕上织着毛裤,但动作却有以下没一下的,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

    “兄长,我也想念水姐姐和虞叔叔,他们冬天还回不回来?”杏儿也拿着两根竹针在织着一条围巾。

    “这么大的雪,虞大哥恐怕是回不来了!”

    王五和王七四个人坐在旁边无聊的看着外面漫天翻卷的雪花,脸色也都有些凝重,这种恶劣的天气加上山路崎岖难行,恐怕即便是到了清河镇也不容易回来,一不小心马蹄湿滑就会跌入山谷之中。

    陈旭站在门口,望着天地茫茫一片鹅毛大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但在这样一个时代,一切的担心都只能是担心,除此以外什么也干不了。

    “踏踏踏踏……”

    呼啸翻卷的雪花和寒风之中,似乎传来一阵若有如若的马蹄声。

    “咦~这么大的雪竟然还有人来?”马蹄声不光陈旭听见了,王五等人也听见了,很快马蹄声越来越清晰,陈姜氏和杏儿也都听见了。

    “兄长,会不会是水姐姐回来了!”杏儿激动的把手中的毛衣针一丢,赶紧跳下炕穿鞋,陈姜氏也停下动作。

    于是一屋子人很快都走到门口满怀期待的张望。

    呼啸翻卷的漫天风雪之中,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就看到两匹马从已经落上了一层白雪的树林之中冲出来径直往闯进院子当中。

    第一匹马上坐着一个黑衣女子,身后一条雪白的披风迎风飘动,脸上拢着黑色的面巾,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过顶风冒雪而来,漆黑的头发和眉梢上都沾满了雪花,不是让陈旭惦记思念失踪了几个月的水轻柔又是谁。

    水轻柔后面的马背上,坐着一个浑身裹着厚厚毛毡的男子,身材臃肿的看起来如同一只棕熊,身上照样扑满了积雪,正是虞无涯。

    “恩公~我们回来了!”勒停马匹,虞无涯惊喜而激动的大喊一声,脸上的积雪扑扑啦啦往下掉落。

    陈旭看着马背上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身影,突然没来由的心底一股暖流泛起,大步冲入漫天风雪之中跑过去将马缰抓住,然后抬头看着马背上浑身积满雪花的女子,看和那双如同清泉一般美丽的大眼睛,嘴角轻轻的抽动了一下,脸上的焦虑和激动瞬间化作和煦的微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