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大汉光武 > 第五十六章 煌煌野火可烧天 (二)
    “伯升,你定要助我杀了甄阜,还有梁丘赐那两个狗贼!帮我报仇,报仇!呜呜,呜呜呜呜……”

    一日后,柱天庄,病豫让李秩手扶桌案,放声嚎啕。

    “季文,节哀。伯父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但与今之际,你我必须先保证自己先振作,才能在日后寻找机会将甄阜、梁丘两个狗贼千刀万剐!”

    小孟尝刘伯升双手搀扶着李秩的肩膀,眼眶发红,落泪不止。

    根据宛城内另外一个好友偷偷送来的消息,甄阜没等追杀李秩的第一波兵马回来缴令,就杀掉了李秩的父亲、妻妾和所有儿女。并且将李家在宛城的祖宅,一把火烧成了白地。如今,病豫让李秩,已经彻底一无所有。也难怪他抱着酒坛子,只愿长醉不醒。

    然而长醉不醒,却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空话。如今柱天庄上下,恐怕人人睡觉只是都得睁着半只眼睛。前队大夫甄阜,已经从与绿林军厮杀的第一线,往回调集精兵良将。而周围的几座县城,据说也开始厉兵秣马,发誓只要甄阜一声令下,他们就率先扑过来,将舂陵刘家“犁庭扫穴”。

    “启禀柱天大将军,右将军有要事求见!” 一名亲兵小跑着入内,用极低的声音汇报。

    “请他进来!” 刘縯轻轻皱了下眉,带着几分惭愧低声吩咐。

    柱天大将军是刘縯给自己预备以久的名号,誓言要继承当年在南阳起兵反莽的柱天大将军翟义的遗志,诛杀国贼,光复大汉江山。而右将军,则是他临时安排给自家三弟刘秀的职务,位列在骠骑将军李通、车骑将军傅俊和卫将军李秩之下,与前、左、后诸位将军同列。

    这个安排非常清楚的展示了舂陵刘家的胸襟,也对外表明了刘縯本人求贤若渴的姿态。只是对于刘氏子弟,特别是刚刚立下巧夺唐子乡,斩杀梁游徼大功的刘秀,就有些过于刻薄了。所以,今天早晨将官职安排当众宣布了之后,刘縯心里头就一直非常负疚。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太对不起弟弟。同时又非常担心,自家三弟刘秀年轻气盛,会找上门来,跟自己当面一论短长。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担心非常多余。亲兵小跑着出门之后,很快,就把刘秀给带了进来。而刘秀脸上,却看不到任何不悦之色,只是在注意到醉成一团烂泥的李秩之后,轻轻皱了下眉,然后就低声向他汇报:“从唐子乡连夜运回来的粮草辎重,已经全部入库。与咱们原来的积蓄加在一起,兵器可供三千人所需。我已经吩咐朱佑带着新招募的流民,去山上砍竹子。削成竹枪之后,虽然不堪大用,却也能让所有流民不至于空手!”

    “嗯!”

    见弟弟没因为官职比别人低,就给自己撩挑子,刘縯立刻偷偷松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人事不省的李秩,小声夸赞,“你做得很好,如果不是你回来的及时,这次我肯定会被官兵打个措手不及。唉,季文原本是个非常仔细的人,这次却没料到,被心腹家丁给坏了大事。以前的准备全都便宜了官府不算,父亲和妻儿,也惨遭不幸!”

    ‘他以前根本没做任何准备!’

    刘秀心中小声嘀咕,然而看在李秩家破人亡,且贪墨的证据已经都被官兵毁灭的份上,不再打算再翻旧账。先俯身将李秩抱起来,轻轻放在了窗口的胡床上,然后又低声补充道:“所有能用的战马,加在一起,一共有两百二十几匹。邓奉带回来的那支骑兵战斗力惊人,我自作主张先给他们配齐了坐骑。剩下的,差不多每名前来帮忙的江湖豪杰,和校尉以上的将佐,都能分到一匹!”

    “嗯,如此,甚好!”刘縯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笑着表示同意。“不过,注意屈扬、王霸他们,尽量拿好马先满足他们。至于咱们刘家自己的人,能用骡子或者叫驴凑合一下,就先凑合。等打了胜仗,从敌军手里缴获了更多,再配备也不迟!”

    “没错,仲先、士载和我也是这个意思。”

    刘秀轻轻点头,然后干脆利落地开始汇报第三件事情,“最近孝孙奉三叔之命,招揽了许多流民,其中拖家带口和身体过于羸弱者,我准备发给他们一些种子和口粮,让他们去宜城附近自行开荒。那边夏天时刚被马武攻破过,很多土地都失去了主人。虽然短期看来,浪费颇多。但对我刘氏收拢人心,却大有好处!”

    “有些可惜了,不过唐子乡的粮食是你和士载两个抢回来的。你无论如何安排,别人都应该说不出什么话来!”

    刘縯脸上,迅速闪过了一抹不舍。但是,很快他就决定给与自家弟弟最大的支持。“这件事,你先不急着做。等咱们在舂陵站稳脚跟,就可以派孝孙护送流民去宜城。他这人,领兵打仗肯定不合格,处理民政,却是一把好手!”

    孝孙是刘嘉的表字,先前因为反对起兵,跟刘縯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但在族内老人们跟刘縯达成一致之后,他又毛遂自荐,将收拢流民的差事接了过去,并且做得卓有成效。是以,刘縯虽然不看好此人的领军才能,却依旧愿意对其委以重任。

    早就猜到自家哥哥会做如此决定,刘秀丝毫不觉得意外。笑了笑,继续将自己今天上午负责处理的事情,一一汇报。大部分处理结果,都让刘縯非常满意。少数几个让刘縯觉得不太妥当的,后者也没有立刻要求他去纠正。而是仔细说出了其中不妥之处,让他过后悄悄地去做补救,以免损害了他这位刚刚上任的右将军之威信。

    兄弟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谈得极为愉快。仿佛又回到了七、八年前,刘秀闭门读书,刘縯在旁边耐心指点的日子,不自不觉间,让屋子里的空气,也带上了几分温馨。

    正说得热闹之时,屋子外,猛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待亲兵通报,新上任的宣威将军邓奉,拎着灯笼匆匆忙忙地闯过来。先草草向刘縯行了个礼,然后就快速说道,“大将军,文叔,三外祖父、四外祖父他们几个老人,把刘氏家族中所有嫡亲男丁,还有我姐夫他们,都召集到祖宅去了。让我立刻过来找你和文叔!”

    “祖宅,三叔他们又要干什么?” 刘秀闻言便是一愣,双眉高高地挑起,宛若两把出鞘的宝剑。

    官军随时都可能打上门来,如果刘家内部,这个时候再起纷争。那就不用考虑什么光复汉家江山了。还是早早散了伙儿,各自逃命才是正经。

    “你三外祖父他们所为何事?”刘縯也被三叔刘良擅自召集族人的举动,弄得面似寒霜。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低声向邓奉询问。

    “大将军,文叔,切莫误会。三外祖父这回没有恶意!”

    邓奉见状,立刻知道自家做事潦草闯了祸,赶紧挥舞着左臂快速补充,“是,是子陵带着一百多个家丁,偷偷赶来了。他在路上还探听到一个重要消息,新野县尉潘临,已经奉命带领麾下人马赶往蔡阳,与蔡阳县宰李安二人合兵一处,联手剿灭咱们舂陵刘家!三叔怕仓促召集大伙,会引发族人恐慌,所以才先私下派孝孙、子琴将大伙儿都请到了祖宅,然后才命我前来请大将军去做决断。”

    “原来如此!”

    刘縯长出一口气,脸上的寒意迅速消散。然而,心中却依旧觉得自家三叔的举动有失妥当,极易引发误会,让军心慌乱。

    刘秀心中,也觉得三叔刘良之所以抢先一步召集众将,有争权之嫌。然而大战在即,却不敢多生事端。只好先将心中的忐忑压了下去,留待日后再慢慢想办法梳理解决。

    既然误会已经消除,二人就不敢再做耽搁,跟着邓奉一道,匆匆忙忙赶往祖宅。才一进正屋,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气,熏得头皮隐隐发木。紧跟着,就看到了一张张兴奋的面孔。

    刘氏祖宅正房,已经被三叔刘良做主,直接改成了议事厅。大堂内,众英雄豪杰擦拳摩掌,准备放手一搏。看到刘縯和刘秀哥俩赶到,刘嘉、刘赐、刘稷、习郁四人,以及刘嘉的好友,从鄂县赶来的陈俊陈子昭,率先站了以来,躬身向柱天大将军施礼。紧跟着,刘秀的二姐夫邓晨,以及赶来给刘縯帮忙的好友,傅俊傅子卫,王霸王元伯,张峻张秀峰,屈扬屈元平,许俞许若水,也站了起来,向刘縯抱拳致意。在整个屋子的最里端,则是刘秀的同学加好兄弟,刚刚率领家丁赶来助战的严光严子陵。

    刘秀见到故友,内心也有些激动,但还是强自忍住,亦步亦趋跟在大哥刘縯后面。走过刘嘉和刘赐身旁时,二人立刻主动向他行下属之礼,将他闹了个面红耳赤,匆忙还礼。而比他小了一些的刘稷,则冲他轻轻眨了几下眼睛,又偷偷指了指刘嘉和刘赐两个人的后心,提醒两个族兄对职位居于其下心有不甘。

    这个动作,虽然出于一番好意,却让刘秀感觉极为尴尬。只好假装回头跟屈扬等人打招呼,将刘稷的提醒视而不见。

    “刘某先前与右将军一道核查物资,让诸位久等了!”刘縯进门前心里还有几分怒意,但一走到帅案后,脸色立刻平和起来,先用虎目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即朗声向在场所有人致意。

    “大将军不必客气!”众豪侠和刘家核心子弟们,立刻不由自主地挺直腰板,齐声回应。而以刘良为首的几位族中宿老,则被扑面而至的杀伐之气,逼得呼吸隐隐一滞。先前心中那点儿小得意,顿时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