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小丑游戏 > 第241章 简单,又完美的杀人事件(十三)
    这一段话,陈笑依旧说的很快,他很随意的靠在椅子上,但是余光一直瞄着身旁的女子,手也从未离开过车门哪怕一秒钟……

    这段期间,他发现这位浑身散发着知性美的女人,表情虽然也会随着自己的话变得沉思,伤感,惊讶,疑惑,但所有的情绪都无比的自然,顺理成章,也许……她从未惊慌过,或者说,她早就想到了一切。

    车子稳稳的在一处红绿灯前停下,经过这一夜的等待,她的悲伤稍稍淡了些,更多的是疲惫,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她淡淡的说了句:“继续吧,我听着呢……”

    陈笑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嘿嘿,你是个有趣的人……那么咱们说到哪了,哦,对了,你用一种毫无痕迹的方法,告诉了你的老公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而且不需要任何道具,也不需要任何一个人帮忙,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无比的简单,当然,也无比的困难……反正这不可能有人能查的到,即使是现在我说的这一切,也都是毫无根据的臆想。”

    陈笑嘟囔着,像是在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但不管是什么,字里行间都掩饰不住的称赞。

    “那么现在,我继续刚才的假设,首先,你的丈夫怀疑你出轨了,这是个好的开头,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凭空出现的钥匙孔,接下来,就是钥匙了,但是很抱歉,我并没有找到这个钥匙……”说到这,陈笑甚至真表现出了一抹歉意,就好像是老师在黑板上除了一道题,而身为好好学生的他没有解答出来一样:“那么我只能假设……你出差的前一天晚上,或者是当天的早上,去了一趟阳台……”

    “我去了阳台?”女人疑惑了一下,这时绿灯亮起,车子也继续前行。

    “嗯,是的,你去了阳台,紧接着,也许你做了个伸胳膊的动作……”说着,陈笑也做了一个抻着胳膊仰头的动作。

    “就在那盏灯的下面,毕竟阳台除了灯之外什么都没有,当然了,你并没有碰到灯罩,甚至你根本就什么都没干,你做的这些,只不过是给老公看的。”

    “呵……你是说,我先让我的老公认为我出轨,之后做了一个往阳台灯罩上藏东西的假象,之后我们就各自出门了……而我老公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的,所以他可能会提前回家,之后就想去阳台上看看,我到底藏了什么?”

    女人说着,眼里也稍稍的流露出一点失望……

    而陈笑点了点头,表示,他就是这个意思。

    女人又淡淡的问道:“好吧……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我让他认为我出轨,又引诱他去阳台上,这些听起来还算是能在控制范围内……但是接下来呢,我又不敢保证他一定会去翻灯罩,更不知道那个栅栏就会断掉,最终也没办法确定他就会掉下去,这些都是无法控制的因素……你说的这一切都是一厢情愿的,甚至有些可笑。”

    女人这样说着,而陈笑对此的反应……竟然是点了点头。

    “嗯……的确成功率太低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做了很多的检查,首先,我试了试淋浴喷头……毕竟制造一个热水器漏电致死的成功率要大很多,但是在一个愣头小子的帮助下,我发现你并没有对热水器做任何的手脚,接下来,我又盯上了煤气……虽然煤气管道爆炸的损害会很大,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但是这种手法的成功率肯定非常有保障……但是,在我拆了所有的阀门和管道之后又发现,依旧什么异常都没有……”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女人没啥情绪的问了句。

    “对不起,我扯的有些远,但是我必须要说这一点,而此刻我想说的是,你可能早就知道那个护栏已经断了,只剩下一点腐烂的部分支撑着,但是你没有说这件事……”

    “哦?这就是你想到的答案?好吧,这样的确可以没有痕迹,但是如果这样,那他应该早就掉下去了,或者说,他早就应该发现了!”女人回应到。

    陈笑再次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这个事件最让人想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我开始把时间往前推,会不会是多年前,自从你发现了这个护栏有老化迹象之后,就没让死者关注过它,甚至,你都没让他去过阳台。”

    “……?你的意思是……”

    “嗯,我的意思就是,也许半年前,也许一年前,也许三年或者更久之前,你就在等……你每天目送着你的老公上班,等着他下班,做了满桌的饭菜,你对他依旧温柔体贴,晚上相拥入睡,扮演着一个完美的妻子的角色。但是,在他看不到你的时候,你却是另外一个模样……那个你,每天都用另一种从未有人见过的表情去观察栅栏到底腐烂到了什么程度,甚至故意用水去让它锈的快一点,你就这样等待着,等着他去死!”

    车子拐了一个弯,驶进了贝壳街,阳光已经展露头角,堆积了一整夜的寒气渐渐散去,但仍然让人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而车里的女人,好像并没有想说什么的意思,只是沉默着。

    陈笑继续说着……“我知道这个猜想很不靠谱,但是也许你就是这样,每天都在盯着你的老公,尽量避免他去阳台,即使他去了,你也会跟着过去,在那和他谈笑,望着他,抱住他,吻他……他觉得你爱他,但是却不知道这一切都非他所想,你的视线片刻不离他,那并不是爱恋,而是监视。

    ……

    最终,你觉得时机成熟了,栅栏终于变得脆弱不堪,这时候,你开始制造一些假象,比如偶尔做出靠着护栏,或者拄着它的动作,就是为了让死者认为,护栏很结实,而再之后,我也说过了,只要一个疑似出轨的契机就可以。”

    ……

    听到这,女人摇了摇头:“可能性不高,就算我真的像是你说的那么做了,但是还是没办法掌握那么多的意外因素……所以……”

    “所以,我最终只能想了一个最简单,最不应该出现,但是却是可能性最大的情况!”

    陈笑抢着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