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重生之军嫂撩夫忙 > 第五百九十章:代表
    而其中乾代表天,坤地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连在一起就是天地风雷水火山泽,然后组成道家的八卦。

    现在对方摆的阵法,缺少了其中的天地风三个八卦眼,显然还是不成气候的,颜向暖自然容易对付。

    “有多少能耐尽管都使出来。”颜向暖乐颠颠的开口。

    对面五个摆阵的佘山派弟子顿时心虚,可看到颜向暖一个人,他们却还是在心里鼓足了劲儿。

    当他们利用阵法去对付颜向暖时,颜向暖立刻手持桃木剑,普通的桃木剑到颜向暖手中好像有了生命力一般,一股元气从桃木剑当中缓缓串出,五个人组成摆出的阵法,形成一个弱弱的八卦,颜向暖抓着桃木剑一挥。

    本就不堪一击的八卦阵法立刻被破,那五个手持桃木剑的佘山派弟子立刻都口吐鲜血。

    他们也很震惊,以往他们用这阵法对付过不少人,这却是第一次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对方一个人就轻轻松松的将他们合五个人之力的阵法给破了,破了。

    “……”倒在地上的五个佘山派弟子懵了。

    而一直站在一旁没说的沐玄如也懵了,包括才堪堪站起来,准备指导无名弟子如何与对方抵抗的廖凯也懵了,因为他都还没有指导呢?就已经输了,看上去五个弟子还很是狼狈。

    “哼,还可以,速度还是慢了点。”章源大师表面谦虚,可却也露出掩饰不住的嘚瑟。

    他就说了吧!有天赋的徒弟,一个就够了,这些没什么天赋的徒弟,收一对,看着人多势众,打起架来却很是不堪一击。

    “章源前辈,是我等多有冒犯了,还请手下留情啊!”廖凯反应过来后立刻开口祈求,深怕颜向暖再动手,将他的五个得意弟子直接打成重伤。

    说实话,他今日带来的也算是佘山派的各种高手,天赋各不一样,平时也都是倨傲得不行,却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群以自己天赋得意非常的人,被颜向暖干脆利落的打击得体无完肤。

    “看来佘山派越来越不济了。”章源大师口苦婆心的摇摇头。

    “……”廖凯完全无力反驳。

    “今日就放你们一码,以后挑人下菜碟罩子放亮一些。”章源大师看他们意志被摧残得不行,廖凯虽然全程没斗法,可看到自家几个徒弟秒输之后,他动手的心思就掐死腹中了。

    动手,哪里敢动手,这章老头的徒弟怕是都能将他给灭了。

    廖凯想着,深深觉得自己有些无言面对几个徒弟,可听到章源大师开口说放他们一码事,他还得扬起笑容客客气气的道谢。

    “多谢前辈仁义。”仁义个屁,不过是因为打不过罢了。

    随即廖凯带着一帮徒弟,气势汹汹的前来,锤头丧气的离开,沐玄如全程没说话,可看到颜向暖出手直接将她的五个师兄击败时,她看着颜向暖的目光就复杂起来,也深深知道,昨天的自己再关公面前耍大刀了。

    对付完全是一个隐藏的大BSS,可莫名的却也让她很是兴奋。

    许多人都说,女子再玄学上没有多少天赋,这会实打实的看到一个女高手时,沐玄如是又兴奋又崇拜,想法更是复杂得有些无力。

    “还以为要一场恶战呢!”颜向暖收起桃木剑耸肩。

    就被师傅挤兑挤兑,顺便实力碾压碾压就走了,颜向暖是有些惊诧的。

    “所以你上次被那野路子门派的打得狼狈不抗,为师我真真是无力吐槽。”章源大师在得知颜向暖得罪的是佘山派时,就完全没有有在乎。

    颜向暖顿时点头,当时的她和现在的她道行和境界可差得多了,想想那一次的狼狈,颜向暖确实有些心塞。

    “吱呀——”突然一亮行驶迅速的越野车行驶到别墅门口停下。

    颜向暖听到声音抬头看去,便看到靳蔚墨带着两个手下迅速赶来,高大的身影下了车,看到颜向暖和章源大师都安然无恙时,那着急的表情这才微微放松。

    “你怎么回来了?”颜向暖知道宋婶肯定会和靳蔚墨说,毕竟佘山派那帮人来势汹汹,可是她没有想到,靳蔚墨这么快就赶回来了。

    也索性,佘山派那帮人容易对付,没有恶战,对付就自觉离开了。

    “你有事没事?”靳蔚墨走到颜向暖面前,视线在颜向暖身上打量,再定格在颜向暖手中的桃木剑上。

    “没事。”颜向暖笑着摇头。

    师傅章源看到靳蔚墨赶回来,看到小两口谈话,嫌弃外头阳光足,转身自顾自的回到家中,顺便吩咐宋婶给他泡了一杯限量提供的上好大红袍。

    若说颜向暖这家里,章源最喜欢什么,毫无疑问绝对是茶叶无疑,这上好茶叶,一般人当真喝不到,也就是靳家老爷子有身份地位,这才会有一些,知道章源大师偶尔会到家中居住,靳老爷子便让人送了一些到家里来。

    平日家中也甚少喝茶,所以这大红袍也就章源会喝,上次颜向暖带给师傅章源的茶,章源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今日前来,也是打算喝一杯在全部拎着走的想法来的。

    “没事就好。”靳蔚墨放心了。

    “都和你说没事啦!我师傅在,他不会让我出事的。”颜向暖笑着解释。

    可靳蔚墨却不太相信颜向暖的师傅章源,因为上一次化那条龙脉的缘故,靳蔚墨对任何人都产生了怀疑阴影,就怕颜向暖有个不舒服,有个三长两短。

    “今天不忙吗?”颜向暖又问,目光看着那边和靳蔚墨一同下车的两个手下微笑。

    “忙。”身为军人,哪里有空闲的时间,如果空闲,那也不会有那么的军人几月甚至是几年都无法回家一趟了。

    “那你还特意赶回来。”颜向暖语带埋怨,可眼眸里都是感激的笑意。

    因为知道对方的在乎,所以颜向暖才会如此感激,如果靳蔚墨不是因为在乎她,又怎么会着急的赶回家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