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 第一千零一十章
    原版的剧,张婧初所饰演的方登这一角色明显被冯晓刚给弱化了,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家媳妇儿徐凡搭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小说,关于方登的很多描写都被删减掉,可即便如此,张婧初还是将这个角色演得熠熠生光。手机端&1t;/p>

    现在虽然换了宋铮做编剧,可是他也没有刻意的增加方登这个角色的戏份,本来让张婧初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宋铮没想着让张婧初和徐凡争。&1t;/p>

    张婧初现在应该瞄准的是国际市场,安排她来演,不过是因为方登这个角色非常适合她,能够为她再积累一些资本罢了。&1t;/p>

    宋铮赶到剧组的时候,正好赶剧组吃午饭,冯晓刚正捧着一份盒饭大嚼,见了宋铮,不禁笑道:“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这是特意踩着饭点儿过来的吧!”&1t;/p>

    “来得巧又怎么样了?你请我吃这个!”&1t;/p>

    冯晓刚正要说话,徐凡走过来拍了他一下,笑着递过来一份盒饭:“铮子,别搭理他,晚嫂子请你吃好的,现在委屈你先对付一顿吧!”&1t;/p>

    宋铮接过,他常年在剧组,对吃的从来没讲究过,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这会儿也真的饿了:“呵!伙食不错啊!还有大排呢!”&1t;/p>

    宋铮说着,刚要吃,张婧初也过来了,她现在是国际影星了,可却一点儿讲究特权的意思都没有,平时也都是跟着剧组一起吃饭,不像现在有的明星,没演过几部戏,自封天王天后的,在剧组各种特殊化,吃个饭都要从五星级酒店订餐。&1t;/p>

    “哥!最近忙吗?我看你都瘦了!”&1t;/p>

    冯晓刚和徐凡对视了一眼,对宋铮和张婧初的关系,他们两口子早猜到了,不过心照不宣罢了,非常有默契的起身离开,当电灯泡的行为是非常可耻的。&1t;/p>

    宋铮见状一笑,张婧初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吃着饭。&1t;/p>

    “你这边怎么样?次你给我打电话,听你说话的语气,应该挺累吧?”&1t;/p>

    冯晓刚拍戏可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平时也是各种连戏,当初宋铮拍他的,曾经有过连着三天闷在片场的经历。&1t;/p>

    张婧初面带疲态,不过情绪倒是挺好的:“累是有点累,不过感觉挺好的,很充实!”&1t;/p>

    张婧初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了宋铮一眼。&1t;/p>

    如果她现在的身份是宋夫人的话,她肯定会学着徐凡,陈虹那样,专心待在宋铮的身边,只可惜,那个身份注定是要和她无缘了,如果不拍戏,她会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拍戏也成了她最好的用来打时间的手段了。&1t;/p>

    宋铮被张婧初那哀怨的眼神看得有点儿心虚,赶紧岔开话题:“那个~~~~剧本呢,我先熟悉一下角色!”&1t;/p>

    张婧初看着宋铮那慌乱的样子,暗自好笑,道:“还有什么好熟悉的,剧本都是你写的,再说了,你演这个角色不是正好吗?”&1t;/p>

    什么正好?&1t;/p>

    张婧初白了宋铮一眼,小声道:“都是负心汉!”&1t;/p>

    我去~~~&1t;/p>

    宋铮被噎得真是一句话都没有。&1t;/p>

    正当宋铮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古怪气氛的时候,救星来了。&1t;/p>

    “小宋!又见面了!”&1t;/p>

    宋铮抬头,站在他面前的是在这部戏里饰演养父这个角色的陈到明,赶紧起身:“陈老师!您好!”&1t;/p>

    整部里面,几乎所有的男性角色都是两位女主角的陪衬,唯独养父这个角色是个例外。&1t;/p>

    虽然只是养父,但这个角色却给予了方登这个养女最温暖深厚的爱,这个父亲如此宽厚的爱,或多或少治愈了方登内心的伤痕。&1t;/p>

    在很多人心,领养了一个女儿,是不希望她与她的亲生父母有任何一丝丝的瓜葛,但是他不一样,他愿意主动帮女儿找她在唐山的亲人。&1t;/p>

    原版电影的有一幕,陈到明老师的表演堪称直击人心,离开多年的女儿带着外孙女回来,一家三口在公园里,陈到明望着外孙女放风筝,想起方登的小时候,便问到她在唐山的亲人,方登终于对父亲说出深藏在心底不愿对任何人说出的痛,她的母亲在地震,面对救弟弟,还是救姐姐的时候,母亲“救弟弟”的三个字,使她对以后的人生和亲情都绝望了,当她活下来的时候,她对任何人都不说起她的父母,如她对她养父说“不是她忘了,而是她忘不了。”&1t;/p>

    这时,陈到明也默默的流泪了,他知道方登在地震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没想到地震带给她更大的伤害是母亲对她的绝情,但是他还是宽慰女儿,说亲人始终都是亲人!&1t;/p>

    电影,陈到明对女儿始终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方登却有点无情,无论是对养母,还是养父,尽管她的养母怀疑着她,但自始至终还是为她着想的,给予她很好的照顾,很好的教育,甚至在她养母快要去世的时候,给她留下了存款。&1t;/p>

    可是方登呢?&1t;/p>

    特意去外省大学,哪怕是放假也不愿意回家陪父母。养母去世后,明明知道家只有养父一人,却依然离开这个家,逃到另一个地方,偷偷的生下孩子,直到多年之后,才想起这个家,这个父亲。&1t;/p>

    她从来不会去想起这些年她的养父是如何生活的,算她未婚先孕,无脸见人,难道他的养父不会理解她,支持她吗?&1t;/p>

    方登在地震之后变得不相信任何人,也不再爱任何人,即使是从小把她养到大的父亲。这个世界唯一给予她深厚温暖的爱,她的心里也依然有隔阂。其实可以想象,在这些年,陈到明饰演的这个父亲是如何度过的,除了孤独,还天天担心。&1t;/p>

    其实养父这个角色的身,并没有太多的戏剧冲突,可是,陈到明愣是凭借着自己几十年表演积累下来的深厚功力,将这个角色演活了,深入人心。&1t;/p>

    对陈到明老师的演技,宋铮只有佩服,之前在魔都的时候,他还曾看过陈到明关于阎锦的人物笔记,只是那么一个只有三场戏的角色,他都投入了极大的经历。&1t;/p>

    陈到明老师有一句话是给宋铮印象最为深刻的,:表演其实是演人物关系,人物关系演到位了,角色成功了。&1t;/p>

    回到这部戏,先不谈父女深情,单说夫妻关系。蹲地选孩子一场开头戏,似乎已经预示了夫妻二人生活的矛盾。&1t;/p>

    片陈锦的角色形象几乎全是不好的,这也许可以理解为电影在有限的时间里,来不及表现这个军医妻子好的一面,但相濡以沫那么多年,丈夫肯定是能体会的,他对妻子肯定也是有感情的。&1t;/p>

    因为爱妻子,加之宽厚的秉性,和顾及女儿的感受,他在妻子面前几乎不火。从最初选孩子时温和的跟妻子说“我看挺好的”,到方登小时候自闭不爱喊人,宽爱理解地对妻子说“没事儿,她不爱说话,你别逼他”,再到短裤衩一场戏,终于压制着小了一点火,也是费墨宋建平式,甚至是陈一平式,全无康熙聂总的强霸。&1t;/p>

    而妻子死前,他在病房外背靠着窗子,全身抽动泪流满面,全然不加遏制,那痛失爱妻的伤痛表露无遗,相信没人会不动容。&1t;/p>

    办完丧事后,回到家坐在椅子,把妻子遗像抱在胸前不肯放,傻张着嘴,双目尽是痴呆和空洞,不是悲恸到极点,能这样吗?&1t;/p>

    暮年,灰白的,佝偻着背,托着外孙女儿给姥姥的遗像敬酒,用缓慢低柔的调子教着外孙女儿叫“姥姥”、“姥姥”,对亡妻不变的眷怀和外孙女儿的略慰孤怀,表露无遗,而镜头拉远,给了人们一个他穿着灰色毛线衣的老年背影,越令人觉得老景凄凉。&1t;/p>

    可以说,是陈到明老师细腻准确的表演,拓展了他妻子的角色空间,使陈锦苍白而“可厌”的脸,竟让观众咂么出了那么一些更丰富的内容。&1t;/p>

    在角色与角色间的关系用功,譬如足球赛的做球和喂球,浑一配合牵连无间,才能为观众奉献真正耐咀嚼的戏。&1t;/p>

    陈到明笑着和宋铮握手:“次在魔都咱们没真正对过戏,这次可总算是让我得偿所愿了!”&1t;/p>

    陈到明说的是在魔都拍,两个人一个演蒋大公子,一个演阎锦,两个角色之间明没有对手戏,陈到明离开的时候,还说过遗憾。&1t;/p>

    这次的戏里面,两个人虽然只有一次对手戏,不过宋铮可是期待已久了,陈到明这样的国宝级老戏骨,可不是随随便便能碰的。&1t;/p>

    “那我得跟着你好好学学!”&1t;/p>

    陈到明笑了:“你可千万别害我,我这人当不了老师,咱们互相学习。”&1t;/p>

    陈到明这个人看去给人的感觉很闷,可事实遇见熟人,还是很善谈的,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陈到明离开去准备下午的戏了。&1t;/p>

    宋铮目送着陈到明离开,这才想起来自己还饿着呢,坐下刚要去拿盒饭,却被张婧初一把给抢走了。&1t;/p>

    “怎么了?”&1t;/p>

    张婧初气道:“不许吃了,来了什么都没干,知道吃饭,不劳动者不得食,你不知道啊!”&1t;/p>

    我去,这理由也太强大了!&1t;/p>

    “你这又怎么了?”&1t;/p>

    张婧初生着闷气,刚才宋铮摆明了是在回避她的话题,还故意和陈到明聊得那么热闹,一想到这个,她气得牙都疼,自己心心念念的算着时间,盼着宋铮过来,结果宋铮刚一来像是要躲着她。&1t;/p>

    她哪里知道,宋铮这是刚做完亏心事,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婧初呢。&1t;/p>

    宋铮身边的女人虽然不少了,可是无论对唐焉,还是对范兵兵,他最多也是喜欢,趋势他的无非是男人的欲望和占有欲,真正付出了感情的只有林欣如和张婧初了。&1t;/p>

    本来他的感情生活已经非常混乱了,现在又加进来一个周讯,见着张婧初,他的心里真是充满了愧疚。&1t;/p>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僵持了一阵,张婧初心头一恼,将那个盒饭往宋铮的手里一塞,起身走。&1t;/p>

    “小初!”&1t;/p>

    宋铮叫了一声,张婧初却连头都不回,当着剧组这么多人,他也不能过去追,只能等到晚回酒店再说了。&1t;/p>

    吃过饭,下午要拍的第一场戏是宋铮和陈到明的对手戏,他为了演剃了光头,现在不得不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粘假,梳好了九十年代初大学生标志性的大分头,还真找着点儿青春飞扬的感觉。&1t;/p>

    穿一件跨栏背心,运动裤,宋铮绕着操场跑了好几圈,蜀的天气本来热,虽然刚刚入夏,可白天也有将近四十度了,只跑了几圈,宋铮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1t;/p>

    对着冯晓刚划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1t;/p>

    “好!各部门准备!”&1t;/p>

    “摄像ok!”&1t;/p>

    “录音没问题!”&1t;/p>

    “演员位,位!”&1t;/p>

    “开始!”&1t;/p>

    操场的一帮年轻人立刻动了起来,围着一个篮球架子拼杀。&1t;/p>

    “杨志!”&1t;/p>

    宋铮刚接到球,听到有人在喊他,转头看了过去,见陈到明黑着一张脸站在操场边,顿时有些心虚。&1t;/p>

    在剧,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张婧初的宿舍门口,因此杨志应该是认识对方的。&1t;/p>

    陈到明抬手招了一下,杨志犹豫了一秒钟,赶紧跑了过去。&1t;/p>

    “叔叔!”&1t;/p>

    宋铮的眼神有些闪躲,微微低着头,不敢去看陈到明。&1t;/p>

    “小登呢!?”&1t;/p>

    宋铮闪躲的眼神又多了几分畏惧,小声说了一句:“我~~~~~我不知道!”&1t;/p>

    “不知道!”陈到明顿时暴怒,将一个父亲失去了女儿之后的愤怒情绪完全爆了出来,指着宋铮怒斥,“你还敢说你不知道!”&1t;/p>

    宋铮一只脚稍稍后退了一步,胆怯道:“我真的不知道!”&1t;/p>

    陈到明气急,女儿突然不见了,即便是作为军人,经历过大风大浪,他的心也慌了,妻子去世后,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只有女儿了,现在女儿不知所踪,可以想象他内心的愤怒和彷徨。&1t;/p>

    不愧是老戏骨,只是一个眼神,一个简单的动作,把角色此刻的情绪完美的呈现了出来。&1t;/p>

    宋铮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陈到明从来不炒作,作品也不那么高产,可是,受欢迎程度却一直居高不下,冲这一身都是戏的本事,哪个观众不喜欢。&1t;/p>

    陈到明一脸怒色,恶狠狠的瞪着宋铮,在他面前来回走着,伸手解开了扣子,将军装脱了下来,突然挥手给了宋铮一耳光。&1t;/p>

    宋铮被打得连退了两步,脸颊一阵麻,后槽牙都疼得慌,这可是真打,也是开拍前他自己要求的。&1t;/p>

    原版里,6逸被陈到明含怒抽了一大耳刮子,结果那张脸依旧白白净净的,要知道,陈到明的角色可是现役军人,算是了年纪,可是这含怒一耳光,该有多大的力气,可想而知。&1t;/p>

    所以,尽管冯晓刚要求假打,因为按照他的计划,今天下午要主攻宋铮的戏份,要是真打,脸被抽出檩子,下面的戏还怎么拍。&1t;/p>

    可宋铮却要求真打,尽管他这个角色在戏里小的不能再小,可既然是拍戏,宋铮从来没有过敷衍,凑活的时候,哪怕是再小的角色,也得尽全力完成到最好。&1t;/p>

    陈到明打完之后,差点儿出戏,刚才他可是完全沉浸在角色当,内心满是失去了女儿的父亲那满腔的怒火,结果这一耳光可是用尽了全力。&1t;/p>

    打过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手都麻了,心下不禁后悔,算是真打,可刚才这一下子打得也太狠了。&1t;/p>

    可是接触到宋铮的目光之后,陈到明猛然惊醒,宋铮还在戏里,他却出神了,这可是大不应该,飞快的调整好情绪,对着周围指责他的人怒吼道:“走,都走开!”&1t;/p>

    宋铮也转头劝走了自己的同学。&1t;/p>

    “为什么不去找?”&1t;/p>

    面对陈到明的指责,宋铮无言以对,只能心虚道:“我找了,可是找不到!”&1t;/p>

    “找不到?好!找不到!我不找,你还不去找!”&1t;/p>

    陈到明那愤怒的眼神,让宋铮吓得连着退了好几步,那眼神简直像是要吃了他一样:“我找,我现在去找!”&1t;/p>

    一边说,一边小跑着逃走了!&1t;/p>

    “好!过了!”&1t;/p>

    冯晓刚拍着巴掌走了过来,刚才这场戏其实没什么难度,没有从剧本里删减掉,也只是为了留着交代一下方登的去向问题,充其量是一个穿插式的镜头,可刚才无论是主导这场戏的陈到明,还是作为陪衬的宋铮都完成的非常好,非常到位。&1t;/p>

    “铮子!没事儿吧!?”&1t;/p>

    宋铮小跑着回来,直奔监视器,这也是他的习惯一场戏结束,先得看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如果他不满意,哪怕是别人再怎么说好,他也得要求重拍。&1t;/p>

    将刚才那场戏回放了一遍,宋铮看着也觉得不错,特别是他被打了一耳光之后的表情变化。&1t;/p>

    “给你!”&1t;/p>

    宋铮正看着,一只手什么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蛋,抬头看去,见是张婧初,不禁笑了:“我没事儿!不疼!”&1t;/p>

    说不疼那绝对是假的,刚才陈到明那一帮长可是用尽了全力,到现在他耳朵还嗡嗡作响呢。&1t;/p>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