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大荒录 > 第八卷第七章收纳
    话说,另一边,赵小小防御住了任行游的攻击后,直接将他和神算子收进了阴阳天道之中,随后掉头就跑,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直到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才停下来,先是放出了神算子,后又放出了任行游。

    任行游被放出来后脸色骤变,神态也不像是原来那般的轻松了,看着赵小小的眼神也变了“刚才那个是?”。

    赵小小淡淡一笑,虽然这任行游的境界很高,可毕竟也没有到达期颐境界,加上他所知道的东西有限,并不了解天道之事,所以对于给自己打来了新世界大门的赵小小顿时变得敬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赵小小这么好的运气。这个时候,任行游也有点相信赵小小的话了,心中生出了也许跟着他真的能够达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

    其实任行游也知道,自己在牢中的事情是特别不靠谱的,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但是接下来要做什么自己也一直没有什么打算,也没有规划过,总之来说自己就是个想着安逸,没过想要做什么,自己还真的需要一个引路人,而赵小小很可能就是这个引路的人。

    “刚才的是天道”赵小小知道任行游已经上勾了,接下来就要看自己的行动了。

    “天道?难道你已经是期颐?”。

    这是,神算子站了出来“别天道不天道了的,刚才我还有一句话没问呢,你搞了那么大的一圈事,芝芝那个丫头咱们给忘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啊?”。

    赵小小随意的回道:“她应该没有事,你放心”。

    神算子虽然脸被毁了,看不出来表情,但是眼中还是充满了担忧“没有事,既然没有事的话那她就已经回来吧啊,现在人也看不到,消息也没有,怎么就没有事呢?”。

    赵小小回道:“我暴露了,那现在应该只有她去做了,有些事也只有她能够做得到”。

    “你把一个小姑娘放在那,怎么能放心,怎么……”。

    “行了,我现在有事,等会咱们再说”赵小小阻止了还想要继续说话的神算子,似乎没有什么耐心,转而专心和任行游说起了天道的事情。神算子看自己干着急也没什么用,就只能幸泱泱的作罢了。

    芝芝被单独关进了一个监狱之后,就没有人外管自己了,同时芝芝看了一眼周围,这座监狱关的几乎都是女子,而且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子。同时,这个地方装饰的很好,桌椅板凳屏风,檀木雕花的木床,甚至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梳妆台,看起来极为夸张。

    “嗨,美人……”。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芝芝转过头看向了自己旁边的房间,只见一个看起来有些影响不良的短发女子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此女子看起来不怎么年轻了,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已经有些泛黄,还有点干枯,眼窝深深地凹下去,一双野兽的耳朵在头顶上竖起。

    芝芝用手指了指自己,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女子看了看周围“你认为我还能跟别人说话吗?”。

    芝芝笑了笑,温和的说道:“你好,我叫芝芝”。

    “呵呵,果然是刚刚进来的女娃,还这么客气,相信你过了今晚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芝芝有点懵“你为什么这么说?”。

    “为什么?你觉得男人抓女人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把你供起来护做上苍吗?”。

    那女子看着芝芝就如同看着一个可怜虫一般,在她的脑中似乎已经开始想着芝芝接下来的遭遇了,而这种屈辱的事情自己遭受已经不是一次了。

    “难道他们就是为了做那苟合之事?那可是天下之大不违吧”芝芝有些诧异,虽然自己已经想到了,但还是不相信这帮人会如此的龌龊,同时也在想着这帮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大荒界的监牢,如果这种事情传出去的话,估计就算是云谋子一手遮天,恐怕这个界主也做不安稳的。

    “哈哈”女子大笑起来,似乎在笑芝芝的一想天来“好一个天下之大不违,但是如果天下人都是一副德行呢?又有谁来说这个是大不违?”。

    “啊?”芝芝一脸的震惊“怎么可能,难道他们都疯了吗?”。

    女子摇了摇头,似乎合芝芝这个天真的女孩说不下去了“我看是你疯了,只有你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芝芝看着不再理会自己而是在低头沉思的女子,眼神一定,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管怎么样,这个地方是关不住我的,我也不会屈服的”。

    “算了吧”女子再次打击起了芝芝“在你伟大的抱负还没有开始之前,我建议你先看看自己的身体”。

    女子说完,芝芝就开始将信将疑的检查起了身体,不检查还好,这一检查大惊失色,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用血脉根源中的精血了,并且好像是有东西在燃烧着体内的精血,使得身体愈发的虚弱。

    “这里的阵法是云谋子亲自布下的据说就连当初的界主赵信都没能承受的住,就凭你还是算了吧,再说如果你真的有能力又怎么会被抓呢,所以啊,还是省省吧”。

    “赵信大人不是被阵法所困的,他是有重伤在身,才被设计给陷害了的”知道内情的芝芝辩解着,哪知道对方根本就不理会这茬。

    “说什么都是狡辩而已,我就知道云谋子赢了,还做到了界主这个位置,剩下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姑娘面对现实吧”。

    听着女子麻木的回答,芝芝知道她已经在这里被同化了,没有思想没有反抗的觉悟,但是自己不一样,因为自己坚信赵小小会来救自己,而且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的。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等着人来救你吧?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这监狱是当初为了四界大战准备的,隐蔽的好不说,就连防御能力也是非常好的,所以我劝你还是打消那个念头吧”。

    这回芝芝没有理会女子,而是在心里默念走着瞧,期颐的等待着赵小小的出现,毕竟他绝对不对抛开自己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