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史文恭对岳飞
    “哈哈……好啊!好啊!”史文恭、卢俊义二人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是仰天大笑起来,“想不到我卢俊义(史文恭)竟然有一个如此了得的师弟,今日如果不替恩师好好地教训你一番,你便不知道何为天高地厚!枪来!”

    两支铁枪凌空抛来,就见史文恭踏前两步,伸手接过铁枪的同时对着卢俊义说道:“大师兄,还请你替我掠阵,就让我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师弟!”

    “好!”卢俊义微一思忖,便是点了点头,持枪一顿,沉声喝道,“文恭,出手切记留个分寸,莫要真伤了他!”

    “大师兄放心,文恭省得!”史文恭点了点头,上前几步,手中铁枪“呼”地一声抖出三、四朵枪花,“我也不欺你,就用这杆铁枪和你一战!”

    “哼!我知道你在江湖上有“神枪”之誉,还是换你那杆吸水提炉枪来吧,免得一会输在我身上,却怪手中家伙不济事!”岳飞冷冷一笑,口中也是丝毫不让,立时便给史文恭顶了回来。

    “哈哈……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废话少说,来吧!”史文恭自重身份,不肯出手先攻,当即横枪在前,专候岳飞来攻。

    岳飞自是看懂了史文恭的意思,当下也不客气,冷冷地哼了一声,提枪便是攻了上去。

    二人才交手第一招,林冲、卢俊义、孙安便是轻轻地“咦”了一声,二人都是枪法大家,孙安也是有数高手,自是一眼可以看出二人枪法不同于常人之处,但是王贵、张显、汤怀他们明显还没有这份造诣,当下尽皆瞪了二人一眼,张显更是出言讥讽道:“咦什么,难不成你们还会觉得这厮会是我们大哥的对手不成?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给这厮准备一口棺材才是!”

    “混账!”林冲、卢俊义、孙安自重身份,不会去和张显他们计较,但是张勇二人却不会,闻言不由大怒,指着张显三人的鼻子喝道:“什么叫不是你们大哥的对手,我看分明就该给你们大哥准备一口棺材才是,你放心,老子一会就会去给你们那个大哥挑一口上好的棺材,让他安心上路!”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试试!”王贵火了,凸着两只眼珠子,狠狠地瞪着张勇二人。

    “你TMD算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和老子说话!”雷炯也是寸步不让,瞪着王贵喝道。

    “够了!你们三个都给老夫闭嘴!”

    “张勇、雷炯,待此间事了,你们两个自己娄敏中处领罚,若是让林某知道你二人敢不去,什么结果你们自己心里明白!”眼瞅着两边的舌战有升级的趋势,周侗和林冲同时出言喝止。

    张显、王贵也好,张勇、雷炯也好,听得双方的大佬发话,只能是彼此间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别过头去不在言语。

    林冲、卢俊义、孙安、周侗几人相视苦笑,好半晌方见卢俊义抱拳对着周侗说道:“恭喜恩师,收得如此佳徒,我们这位关门小师弟,如今就有这等身手,假以时日,定然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越我等当不在话下,当为师门未来的希望所在!”

    “呵呵……”周侗伸手抚须,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副老怀安慰的样子,但他还是微微摇了摇头,“鹏举的天资当是你们师兄弟中最好的一个,但是他如今年岁尚幼,平日里多于王贵他们几个过招,非但对敌经验尚浅,而且所授枪法融会贯通的不过十之一二罢了,以你和冲儿的眼光,当可以看出,眼下文恭根本没有使过一招进手招数,而是在全力守御,他也是想瞧瞧这个小师弟的枪法到底如何啊!”

    卢俊义脸上一红,他知道周侗听出了自己的意思,讪讪地笑了笑,“那恩师以为,二位师弟能和获胜?”

    周侗想了想,复又好生瞧了瞧比斗的二人,“鹏举的枪法,我知之甚详,但文恭的枪法这些年也是颇有精进,日后如何,现下还不得而知,但是眼下,文恭却定能压过鹏举一头!”

    “不会吧!大哥被压过一头?师父,你不会看错了吧!”虽然王贵三人站在一旁,但是三人却始终竖着耳朵倾听这边说些什么,当他们听见岳飞可能会输时,王贵终是忍不住开口叫了起来。

    周侗白了他一眼,他知道以王贵三人的身手和眼光,自是看不出什么,正待要和他们三人说上几句时,忽地就见林冲双眉一挑,开口叫了起来,“小师弟这一招使得有些孟浪了,看来他却是有些急了!”

    原来场中的岳飞久攻史文恭不下,心中也是有些焦躁起来,毕竟眼下的他还远不是日后的岳家军统帅,心性还是非常好胜的,看着对面史文恭那游刃有余的样子,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沥泉枪急抖,同时幻出了八、九朵枪花,瞧那架势,分明是打算靠着枪花来迷惑史文恭。

    可是史文恭是什么人,是站在这个时代最顶尖的用枪好手,一眼便是看穿了岳飞的想法,尽管手中的铁枪只是一般军士所用的制式武器,让他不能尽展自己所长,但是以他的经验和眼光,对于眼前还略显稚嫩的岳飞却是绰绰有余。

    “小师弟,你的想法虽然很有意思,但是你也要想到你的对手,和他所擅长的是些什么!也罢,就让你把自己的想法使出来吧!”史文恭面对眼前如幻似真的枪花,面上轻轻一笑,手中铁枪反手挑出,简单平凡的一枪,立时挑破了岳飞的进手。

    岳飞闻言心中猛地一跳,“难不成我的想法真的被他看破了?”但看着一脸轻松笑意的史文恭,岳飞双眼中直欲喷出火来,狠狠地一咬牙,趁着史文恭反手挑破枪花之际,身子猛地一矮,沥泉枪化刺为扫,狠狠地一枪扫向史文恭的脚踝。

    以沥泉枪之锋利,若真是让他扫实了,史文恭的脚踝只怕立时便会被削下来,可是史文恭又哪会这般容易被扫中,口中轻啸一声,双脚用力在地上一瞪,用铁枪在地上一撑,整个人立时倒立而起,而后更是借着岳飞一扫之力,宛如一支大鸟展翅一般,自岳飞头顶背越而过,飘然落了下来。

    被人自头顶上越过,这是岳飞从未想过的事情,不由得涨红了一张俊脸,握枪的手上青筋暴起,口中发出不甘的吼声,在这一刻当真是恶向胆边生,沥泉枪一挺,照着背向自己的史文恭就是狠狠地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