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凤签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母子对峙
    卫皇后抬眼看着小儿子。

    萧长昭继续指责道:“当年儿臣要俞氏,后来太子看中了她,您二话不说就把她给了太子,那本是儿臣的王妃人选。如今儿臣想要一个谢凤卿,她和禹询什么都没发生呢,就算禹询对她有心思,心长在禹询身上她又阻止不了,您就因为这个原因又打算牺牲儿子的心意?”

    说着又点了点头,道:“儿臣明白,十个手指有长短,亲儿子也一样。但是儿臣当了二十年的短的那只手指,现在太子已经没了,您难道还让儿臣当您短的那只手指,在您心里儿臣难道连太子的儿子都比不上不成。母后您这可就过分了啊。”

    卫皇后也有些生气,手里的茶碗“砰”的一声重放在了桌子上,气道:“你是打算拿俞氏那件事噎本宫一辈子是不是。当年的俞氏与如今的谢凤卿能够一样,你当年并不是非要俞氏不可,俞氏的品行也配不上你正妻的身份。”

    萧长昭重新坐回椅子上,道:“那今日的谢凤卿是儿臣非要不可的,不管母后同不同意,儿臣都要定她了。”

    卫皇后冷笑道:“没有父母之命,你倒是让本宫怎么看看要定她。”

    萧长昭不急不缓的道:“母后您是了解儿臣的性子的,急了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你不肯顺了儿臣的心意,到时候儿臣做出什么令您伤心的事情来,您可别怨儿臣。”

    卫皇后声音锐利道:“你想干什么,想逼宫谋反了自己做主不成。”

    萧长昭道:“那倒不会,儿臣心里还是爱您和父皇的。”说着看向卫皇后,认真的道:“到时候儿臣只会毁了禹询。”

    卫皇后气得“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站起来目光凌厉的看着这个儿子,恨道:“你信不信本宫现在就一杯鸠毒赐死了那丫头?”

    萧长昭道:“那儿臣就让禹询给她陪葬。”

    “你……”

    认真说起来萧长昭对萧禹询这个侄子真没有多少感情,他与太子哥儿两的感情尚且都跟仇人似的,何况是和太子的儿子。他在他心里顶多就是比晋王、鲁王略亲近些吧,为了不让卫皇后伤心,也愿意对他温柔一些。但真论起来,他在他心里的位置还真未必比得上谢凤卿。

    母子两人心里都有怨,萧长昭是长年累月的认为卫皇后偏心太子而生的抱怨,从前一直忍着以凤卿的事为导火线而终于发泄出来。

    卫皇后则是怨怪这个儿子为了一个女人竟说出要毁了骨肉亲人的话。

    两个人相互对峙,谁都是一副不想让谁的神情。

    恰在这时,外面的宫人大声通传道:“圣上驾到……”

    母子两人这才收敛了互相不容的神情,变了一副样子。过了一会,外面的宫人将殿门打了开来,再接着明熙帝从外面踏着门槛进来。

    卫皇后迎上去,挽了他柔声道:“不是说今日不回后宫,怎么又回来了。”

    萧长昭也站起来,拱手给他行礼,道:“见过父皇。”

    明熙帝一边进来一边回答卫皇后的话道:“朕听说老五的大姑娘落了水,朕回来看看。”左右望了一眼,又问道:“孩子呢?让朕看看吓着了没有。”

    卫皇后道:“没什么大事,是掉在凤阳宫外面的鱼池子里,水不深,没淹着。”又笑着道:“这孩子没心没肺的,掉下去让人抱上来,觉得水里边凉快还不肯上来。”

    明熙帝笑呵呵的,道:“小孩子,还不懂怕呢。”

    明熙帝灵敏,觉察出了卫皇后和萧长昭母子间的气氛不对,不由问道:“怎么,你们母子两个人吵架了。”说着板着脸瞪着萧长昭,厉道:“你怎么惹你母后不高兴的,又想挨揍了是不是。”

    萧长昭冷哼道:“儿臣哪敢,儿臣可怕母后一杯鸠毒赐死了儿臣。”

    卫皇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明熙帝则想,看来母子两人吵得还挺厉害。

    这小子一向只会来气他,对他母后倒一向还算孝顺恭敬,得好好查查是为着什么事让母子两人闹成这样。

    面上则指着萧长昭恼怒道:“混账东西,给朕马上去奉先殿跪着,想想什么是礼义仁孝,没朕的吩咐不准起来。”

    萧长昭性子也硬,拱了拱手跟明熙帝告辞,然后就真的去奉先殿跪着了。

    阿若见殿里气氛不好,连忙让人将几位小郡主带了上来。有几个孩子上来一闹,一个一个上来抱着明熙帝的手臂喊皇爷爷的,逗得明熙帝乐呵呵,殿内的气氛顿时生气活泼了起来。

    惠阳宫里。

    郑惠妃留厉夫人母女用了一顿午膳,然后让身边的宫人送了她们母女两人出宫。

    送走了厉夫人母女的秦姑姑在惠阳宫门口站了一会,然后转身回了凤阳宫殿内。

    郑惠妃正捧着茶碗喝茶,见她进来,漫不经心的问道:“将人送走了?”

    秦姑姑道是,走过来接了宫女手中的扇子让宫女都下去,自己亲自替郑惠妃打着扇。

    秦姑姑小心的问道:“娘娘,您今日故意让人去凤阳宫将厉夫人和厉三小姐请了过来,是不是有些欠妥?难免让皇后娘娘以为咱们惠阳宫故意在跟凤阳宫打擂台的意思。”

    郑惠妃呵了一声,道:“你倒以为凤阳宫想留着厉夫人母女呢。一套衣服而已,哪里就找不着,从前平阳公主留在凤阳宫的衣服难道不能穿,巴巴打发人来问本宫这里要淮阳的衣裳,不就是通知本宫将厉夫人母女接走的。”

    说着叹道:“你以为本宫是在皇后打擂台?本宫是在顺她的心意。”

    秦姑姑笑了笑道:“奴婢倒没想到皇后娘娘是这番心思。”说着又道:“这些日子,厉夫人常带着厉三小姐往凤阳宫去,不是献这就是献那的,殷勤得很,想不通她们是想做什么。难不成厉家还想做墙头草,把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不成。”

    郑惠妃不屑的哼道:“那不过是厉夫人母女一门子的心思罢了,盯着老五王妃那个位置,厉总兵自己应当很清楚,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最终只会鸡飞蛋打。”

    又道:“不过也不能不防,难保她们母女上蹿下跳的真的引着厉家部分人站到老五的队伍里去了。”

    厉家的力量一分散,对晋王的支持就会减弱。更怕的是厉家族内不齐心,自己先自己打起来,到时候别说让他们支持晋王了,难保还要让他们给厉家收拾烂摊子。

    郑惠妃想到厉夫人母女,有些恼,骂道:“这两个贱人,非逼得本宫动手收拾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