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免费小说网 > 闻香识女人 > 991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大结局)
    大概是半个多月后,我在藏地的一家医院里醒了过来。--- ---

    当然,这个时间,是救助我的人高惊云告知我的。她还告诉我,距离我出事,已经过了近乎一个月了。

    一个月减去半个多月,我草。这么说,也有十来天了,简直不敢想象,我昏迷和在地宫里面转悠的时间,竟然有十来天这么久。

    滴食未进,可我还活着。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黄琪也活着,我没让高惊云将这个消息给传递回去,我知道,我这样做有点自私,因为我的兄弟、女人、家人,肯定都在为我的“死”而担忧,但是我想要看看,没有了我。这个世界又会是如何。

    在藏地又休养了几天,我的精神气恢复了,在高惊云这个奇女子的守护之下,这才和黄琪换了身装束回归燕京。

    燕京,一个让我熟悉不已的地方,但是这次回归,我总觉得有点改变。

    我们首先去的欧阳国际,高惊云帮我上去看看,奇怪的是没人!

    我们又回归高家,同样是没人,再回到我的大本营。依旧是没人。

    我擦,我吓坏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会有这样的变故?

    恍惚间,有一道人影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对我道:“或许,你去医院看看会好一点!”

    这人是昆杀,我日,这狗日的怎么说跟我也是有过命的交情了,看到我活着回来竟然一点也不激动,就他妈这么淡然的道了一句就离开,跟个幽灵似的。

    我的心里对昆杀鄙视,非常的鄙视。

    但是更让我在意的,却是昆杀的话,去医院。

    我下意识的杀到了最近的医院,我擦,吓尿了,不要说医院了,就连外面的马路上都是人满为患,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我英雄会的人,他们也真是够胆子的,这样混迹在这里,就不怕被抓起来当成非法集会么?

    我拉着黄琪偷偷掩盖住面孔,向着里面挤去,一直到了医院里面。

    一路上,我听着零星的语言,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章慕晴生孩子了!

    难怪,难怪会这么轰动,纠集起这么多的人在这里,高家、欧阳家、英雄会,军部、南京帮,还有日本稻川会、俄罗斯人,太多太多的人,太多太多的势力,都只是因为,这是我高宇的孩子。尽肠役技。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我莫名的想起当代诗人臧克家为纪念鲁迅而写的这句话,有点自恋,这写的不也是我么?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慕晴,我的儿女。

    我带着黄琪直闯生产科,这里,我的高层兄弟们,李少杰、许强、吴尚轩、尚鲲鹏、高小安、杨波、凉薄、王雄、安娜、凯撒、莉莉娅、贝塔、张太顺、张承、周昊、陈杰、代智力……都在这里,还有我的朋友、长辈,首长、张上校、老屠、陈兵、陈浮生、谭富、高傲、高惊蛰、高惊权、雪女,还有小喇嘛,像北野宏村那种傀儡般的角色,他只能在外面守候着。

    看到这些人都安然活着,我笑了,真的发自内心的笑了。

    他们的面上,都带着一副急切的神色,没有人说话,但他们都知道这一刻的重要性。

    突然,产房的灯亮起,医生从外面走了出来,我的老爸和老妈,还有我的外公、爷爷,急呵呵的就要冲上去,但是被医生拦截住了。

    龙凤胎,一男一女,大人和孩子都平安,但是要休息!

    众人也都笑了,会心的笑了,但我能够看到,或者说感受到,他们的笑意之中,带着那么一丝苦涩。

    因为在他们看来,孩子出身就……没有爸爸!

    出于对章慕晴和儿女的考虑,所有人都没有进去,奇葩的是,我的外公和我爷爷竟然在商讨着起什么名字。

    但是有一个人例外,他径直的向前走去,这回,他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每个人看到这个人,都露出了一副惊诧不已的目光,当这个人径直走进产房内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也没有一个人拦截!

    因为,这个人就是我。

    章慕晴躺在床上,医生已经将孩子给包裹好了,放在边上的一张小床上,章慕晴看着孩子,眼睛怔怔出神,“高宇,要是你在这里多好!”

    看到章慕晴的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我心疼不已,直接走到她的身边,跪下来让我的脸与她更贴近,轻声道:“慕晴,我来了!”

    章慕晴一惊,转首看向了我,然后一激动,将我给抱在了怀里,她啜泣了起来,真的,此时无声胜有声,有太多的话,都在我们的拥抱之中。

    外面终究刹不住的轰动了起来,整个医院要沸腾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这病房里面,还有几个人,胡燕青、马静、欧阳红雪,还有白素、兔子,她们都与我有很深的牵连,此刻,却是无声的落下了泪水。

    见我和章慕晴亲昵,几个美女依依不舍,目光几乎是盯在我的身上离开了这里。

    她们好似跟外面说了什么,外面没有了动静,人好像都走在,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整个医院的周遭都沸腾了。

    “高宇,我给我们的女儿起了名字,高夏雯,雯寓意是天上的云彩,而夏是你我相识的季节,你觉得怎么样?”章慕晴对我道,末了,她还补充了句,“其实,不管你在不在,你都是我心头的一片云彩!”

    “不错,慕晴,还是你有文化,要我就想不出这寓意来!”我应声道,我知道这名字肯定是章慕晴之前想到的,这证明,她一直把我给放在心头上。

    这已经不单单是感动这么一回事了,而是温暖,一种彻骨的温暖。

    当章慕晴的眼神看到我们的儿子的面上时,我已经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开口道:“一路曲曲折折,有了今天,我也算是有了成就,但我没有忘记,我认识你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慕晴,谢谢你,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我的拼搏,也就没有我的今天和我们的现在。”

    我这么一说,章慕晴的面上会心一笑,有爱情的甜蜜,也有母性的光辉。

    “既然如此,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我们的儿子,就叫做高青帝吧!”我对章慕晴道。

    这既是我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又是对章慕晴的承诺,一生的承诺,一生的守候。

    章慕晴自然很是高兴,我让她好生休息,而我走出了这里,到了外面,外面早就挤的黑压压的,我在台阶上,看着下面一张有一张神往而又崇拜的面庞,只说了一句话,“一万年太久,我们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三声齐声的呐喊,仿似要把医院都给震坏了,仿似要让整个京城,整个中国,整个世界都听到我们的声音,而凝聚在里面的,是我们流动的热血,我们迸发的豪情。

    随后,我又跟我的父母见面了一下,叙说了当天的一系列事情。

    至此,我知道,白委员已经被国家剥职,并判处死刑!当然,这是名义上的,其实白委员早就死了。

    而另外的结果就是,光头党遭到重创,藏地组织溃散,圣殿溃散,日本政府的人铩羽而归,和胜会溃败,还被制服制裁,他们中死的死,伤的伤,好不凄惨。

    当然,我们这一面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最终的结果,要比对方来的体面多了,死去之人都得到了抚恤,即便是我之前“死了”,我的英雄会也是铁桶一块。

    这其中有个关键,有军部的人,也就是首长和龙王,还有中央的人,也就是我的大伯二伯高惊权与高惊蛰,他们袒护我。

    不然,我搞出那么多的幺蛾子,手底下又有那么多的实力,国家是容不下我的。

    稍后,我又与欧阳红雪、胡燕青、马静她们几个女人汇合到了一起。

    我这才得知,欧阳红雪也怀孕了,而胡燕青已经告知了她妈妈,她要和我在一起,马静,依旧是保持着单薄名利,但是她将我的公司打理的服服帖帖的。

    倒是兔子,她提出要加入军部,希望我能出面,这一点都不是问题,除了她,我其实心里,对陈杰也有这个心思。

    最后,我的脚步,停留在了白素的跟前,她的眼神依旧如此的清纯,但是我却出了一丝哀伤的味道。

    “大哥哥,对不起!”白素语噎着对我道,眼泪开始打转,她这是在为她的父亲白委员道歉。

    “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白素,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我直接抱住白素,很紧很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几乎和所有人都寒暄过了,有一辆卡车停靠在了医院的门前。

    这是军用卡车,而上面跳下来的人,赫然是李敏,还有昆杀!

    我丢,昆杀怎么混进军部了?

    “高宇,龙王有请!”李敏对我道,这个女人,看到我还活着,眼神中也是无比的兴奋,重点,她说的一个字,请!

    我笑了笑,没有动,眼神却是看着昆杀,昆杀很不耐烦的从口袋中他掏出了一张纸,开始念了起来,“同样有请的,还有王雄、许强、吴尚轩、李少杰、尚鲲鹏、吴志峰、高小安、杨波……”

    这一个接一个的,昆杀几乎是将我身边重要兄弟的名字给念叨光了,他一向寡言,喜好扮冷酷,让他点名,简直是一种折磨。

    末了,我们一同上了车,有的兄弟已经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有的人还有点不明所以,但是透露出一股兴奋劲。

    我们直接杀到了龙王殿,我先单独会见了龙王,我从兔子的u盘里得到的文献献了出去,然后又将秘藏的具体细节,全部告知了龙王。

    其实,这是我对国家的贡献,也是我的一份投名状!

    龙王龙颜大悦,说没让我失望,提到白委员,他又一阵唏嘘,人才走在弯路上,造成的伤害才是最大的,想当初,龙王体疾,就是白委员折腾出来的,但是愣谁都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

    但是我和龙王都是直性子的人,这一番过后,龙王对我实现了他的承诺--英雄会性质转变。

    英雄会,中国番外军,具有合法性,必要时候,相应国家征召。而英雄会的首领高宇,统领英雄会、铁血营、撒旦雇佣兵,必要时候,执行国家任务。

    同时,跟我一道来的那些兄弟们,也都被一番表扬,还有赐军衔,令我觉得搞笑的是,昆杀,他也加入了军部,但是他自己没想到的是,他受我统领。

    在龙王的册封之后,我们一行人,都站到了龙王殿前的广场上,举行升旗仪式。

    五角星在鲜红的旗帜上冉冉升起,我敬起军礼,我的兄弟们也都照做,而我的心里跟着飞扬了起来,想起圣殿、稻川会、黑手党、光头党,都因为招惹了我而变得好不凄惨,我冷不丁间想到了一句话,“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全完!)'闻香识女人黑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