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吾家有神 > 第四三六章 背后的原因
    ……

    左滴的控诉在他耳边回荡。

    巴旗红蝶那般单纯质朴涉世未深,万一在甘露宫里有何闪失……若是让祖含玉将她带出来,应该可以做到的吧?

    墨琛的面庞浮现出挣扎之色。

    “哼,看来你想要的真不少。”祖含玉见墨琛这般模样,讥讽道。

    少顷,墨琛慢慢抬起头,目光沉静如水冰冷一片:“本王想问你,当年的古家究竟因何而灭门?”

    祖含玉的讥讽之色未消,愕然顿住。

    她已经做好准备要回答关于甘露宫里的事,甚至想过迫不得已的话只能将公子供出来,没想到对方问的却全然不是这些。

    “那么多年前的事,本宫如何知晓,你未免太强人所难。”

    墨琛一瞬不瞬地盯着祖含玉,见她的面色从惊愕变得有些惶恐,继而镇定下来,心中已然有数。

    “本王只想知道这个,若你不知,只能怨墨弘命不好,要替你偿还罪孽。”

    祖含玉的表情瞬息万变,时而挣扎时而怨毒地瞪着墨琛。

    墨琛也不催促,好整以暇等她开口。

    良久,祖含玉似是下定决心:“你需向本宫保证,今日所说出自我口,听于你耳,待本宫离开这里,断不会承认曾说过这些话。”

    “好。”

    “古家灭门的前因后果本宫只是有所耳闻,但具体内情并不清楚。”

    “无妨,你知道多少便说多少。”

    祖含玉复杂地看他一眼,咬牙道:“古家灭门时本宫年岁尚幼,后来从旁人处得到一些消息,动手之人是一处神秘势力,他们在古家找一件东西,谁料却被古家当时的家主古奇略察觉。神秘势力与古家明争暗斗过几回,双方实力相当谁都没落了好处。之后他们买通了当时的达拉部族长,在古家饮水中下药,屠杀满门。”

    “复生卫为何未能及时赶到古家?”墨琛低沉沙哑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

    “达拉部一直掌握着右丞相之位,想寻个由子牵绊住编入禁军的复生卫再简单不过。”

    “最后一个问题,神秘势力是何人?他们要找的又是什么东西?”

    祖含玉冷冰冰道:“你未免也太高估了本宫,神秘势力若能轻易被人得知,还算什么神秘?不过他们要找的东西本宫倒是有所耳闻,听说是一枚玉璧。”

    墨琛的瞳孔猛缩,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攫住,喘不过气来。

    玉璧?

    他瞬间想到管婆婆临死前交给他的半边玉璧。

    (若是有朝一日……遇到拿着另外半边玉璧的人,别害怕……那是你娘留给你的死士,他们,会尽全力辅佐你……)

    墨琛伸出手,下意识在胸口摸了摸,强压下心头的痛楚与愤懑,抬起头看着祖含玉:“古家灭门这件事里,祖家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祖含玉眼神闪烁了下,旋即恢复正常:“没错,神秘势力当初的确找上过祖家,但祖家拒绝了。”

    “为何?”

    “呵。”祖含玉冷笑一声,“同为隐世家族,祖家要比古家谦逊得多,若非古家招摇过市,也不会被神秘势力盯上。祖家明白引狼入室的道理,一旦跟这种来历不明的神秘势力挂上钩,届时吐出去的东西肯定要比得到的多。”

    墨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别以为祖家就有多良善,不然安心隐世便是,为何要将你送进宫?”

    祖含玉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厉声道:“本宫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你现在可以将人交出来了吧。”

    墨琛的嘴角突然浮现一抹诡异的笑,他轻拍两下掌:“将人带进来吧。”

    书房门应声而开。

    祖含玉焦急地看去,却只看到一个年迈的嬷嬷走进来,是孙婆婆。

    孙婆婆像是没见到祖含玉般,点头哈腰地对墨琛道:“四殿下吩咐的事,老奴已经办妥了。”

    祖含玉心头咯噔一声,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便听墨琛淡淡道:“没看到祖后要人吗?赶紧将人带上来。”

    “嗳。”

    孙婆婆扭身对外头招招手,两个仆役打扮的下人抬着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走进来。

    “回四殿下,人带来了。”

    “咣当!”却是祖含玉失态地后退两步,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盏。

    她惊恐地看着那具蒙着白布的尸体,眼中满是绝望地低喃:“不、不可能。”

    “祖后,你要的人如今就在这,带走吧。”

    祖含玉无心理会墨琛的话,她踉跄上前,一把拉起白布——

    白布底下赫然是面色青白,早已死去多时的西奈苏灵。

    “不——”

    祖含玉发出歇斯底里一声惨叫,她疯了似的上前抓住墨琛的衣襟,目眦欲裂地尖叫:“你骗我!墨琛,你好歹毒——”

    墨琛看着这个往日高高在上的皇后,嘴角微微牵动:“本王没骗你,你要人,便将人给你。”

    “我要杀了你——还我弘儿的命来——”

    祖含玉尖锐的指甲便要往墨琛脸上抓。

    孙婆婆与两个下人赶忙冲上去将她拦住,任由这位高贵的皇后如同泼妇般捶打撕扯。

    墨琛最后冷冷地瞥她一眼,转身走出了书房,只留下轻飘飘一句话:“再不回宫,怕是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

    墨琛的身影渐行渐远,书房内回荡着祖含玉凄厉的喊叫。

    待墨琛走得看不到影时,书房外的廊柱后头慢慢走出一个女子,是左滴。

    左滴的表情很复杂,有心疼也有心悸。她看一眼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西奈苏灵,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左滴听到了前头的所有对话,旁观了墨琛复仇的经过,她知晓墨琛不论对祖含玉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却不知为何心中发凉。

    记忆中那个水般清澈的少年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再也瞧不出喜怒与心思的男子。

    左滴轻轻叹一口气,是的,他变了。可变了的人只有他么?

    六年的时间,足以将一柄锈迹斑斑的兵刃磨练出来,磨练到锋芒锐利。可锋利的兵刃不仅能杀敌,亦能伤己。

    没等她感叹很久,祖含玉挣脱开,踉跄而出。

    左滴快速闪身躲回廊柱后头,见祖含玉此番是一个人到来并未带宫婢太监,她心中一动,悄悄地跟了上去。

    红蝶,是我将你带出巴旗部,那么你的安危就由我来守护。

    这,大抵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