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重生奋斗俏甜妻 > 第868章
    范敏点头,这话确确实实是季安东说的。

    范敏当时也很意外,意外之后更多的是惊喜。

    范敏道:“等我这次回去和你四哥商量商量,看婚期怎么订。”

    季安宁笑着点头,范敏便拍着她的身子,让她上楼歇息了。

    季安宁先看着范敏回了房间,这才上楼。

    在楼梯口处,她听见了射击室那边有响动。

    季安宁朝着射击室的方向走去,发现顾长华正在射击室的软垫上坐着。

    季安宁眉头动了动,射击室的房间门开着一半,季安宁轻轻敲了敲门,看了眼坐在地上的顾长华。

    “回屋睡觉吧。”

    和范敏说过话后,时间已经不早了。

    季安宁喊了顾长华一声,自己便先进房间换了衣服。

    这两天季安宁忙的事情不少,虽然说顾为民的出现并没有在军区大院引出多大的事情。

    顾为民也未将他和蔺军之间的事情告诉他们。

    可这件事蔺军自己是知道的。

    所以日后他们两家的关系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还是个未知数。

    “和咱妈说什么了?”走进房间的顾长华,唇边带着几分笑意,他手掌单落在床边,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季安宁看。

    季安宁旋即笑了一声:“没说什么,爸妈明天就回应城了。”

    明天季安宁也得早早起来。

    她翻个一个身子躺在床上,将顾长华也拉了上来,灵动的眼睛眨了眨,“长华,我四哥的婚事估计也近了,刚才我探了探口风。”

    季安东和方玉枝的事情,顾长华很清楚。

    他知道自己媳妇高兴,他弹了弹她的脑袋瓜:“媳妇,我怎么感觉这不你自己结婚还高兴呢。”

    顾长华的话音刚落,季安宁就坐了起来。

    她撇着嘴角:“我可没结过婚。”

    顾长华这才意识到季安宁话中的意思。

    季安宁是重生而来,她来的时候,已经是顾长华结婚的半年后了。

    所以真正意义上来说,季安宁并没有参加过自己的婚礼。

    现在让顾长华去回想当时结婚的事情,他也并不记得多少。

    当初他部队那边还紧急回去,仓促的办过事情之后,顾长华就先回应城了。

    他单指勾起季安宁的下巴,轻声细语的开口:“媳妇,这么一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再办一次?”

    季安宁斜睨了一眼:“这哪里行的通。”

    哪里有人再办第二次婚礼的,就是家里面也不好说。

    季安宁撇了撇嘴角:“根本行不通,结婚这事是难了,不会有件事情可以。”

    顾长华看她,示意季安宁开口。

    季安宁苦笑了一声,索性又躺了下来。

    其实说与不说,都差不多,顾长华现在的训练比之前还要严谨,哪有那么多时间去陪她,更别说是度蜜月了。

    季安宁侧躺着,“度蜜月,不过咱们之前已经去过云城了,也算是吧。”

    顾长华若有所思的抓着季安宁的手掌,道:“媳妇,我年后有休假,你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时间跟充足。”

    想到去年过年顾长华都没有回来,今年季安宁也不抱太大的期望,因为像他们有太多的临时决定,计划赶不上变化。

    顾长华过年时能回来,季安宁就已经觉得很不错了。

    她笑着点头:“好,那咱们到时候可以计划计划。”

    季安宁随口说着,又拍了拍床:“快睡吧。”

    季安宁说着先闭上了眼睛。

    她这几天都睡的沉,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自从做过一次不好的梦之后,季安宁之后睡觉再也没做过梦,都是一觉睡到天亮

    踏实到好像起不来一样。

    不过其他方面并没有任何异常,季安宁也就没放在心上。

    次日一早,她起早,亲自送季国强和范敏上了火车。

    她来回都有司机接送,很是方便。

    季安宁坐在汽车的后座上,手里拿着一份时下的报纸,她随处翻阅着。

    忽然,汽车猛的急刹车,季安宁毫无任何防备的往前冲了一下,因为惯性,她又被重重的弹了回去,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摔在了车座上。

    司机小张也慌张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夫人您没事吧...巷子口突然跑出来一个人...”

    司机小张也是眼疾手快的将车停了下来,要是再晚一步,恐怕就撞上了。

    季安宁稳了稳心神,外面路边还有汽车来来往往。

    季安宁看报纸并没有注意到是什么情况,听到小张说有人跑出来,她连忙打开车门先下去看有没有人受伤。

    小张也紧跟着下了车。

    只见距离车头几步的距离处,一个年轻的女人摔倒在地,手里提着的饭盒都撒在了地上。

    她披散着头发,压着双腿,表情龇牙咧嘴的想要站起来。

    小张在旁边连忙道:“女同志,你没事吧,你突然冲出来,我没看到,这太危险了。”

    “先送她去医院吧。”季安宁道。

    还好现在天气冷,大家都穿的厚重,不然这样摔在地上,肯定要擦伤。

    眼下有厚重衣服的保护,擦伤不严重。

    摔在地上的女子摆摆手,“我的饭...我还有事,我没事..”

    女子急忙就要往起站。

    她刚动了一下,整个人又摔坐在地上。

    她哎呦喊叫了一声。

    季安宁连忙上前搭手:“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这件事情我们也有责任。”

    要是真算起来,是这个年轻的姑娘逆向冲出来,但他们是汽车,不论怎么说,这位姑娘受伤,他们也少不了责任。

    这个年轻女人将散在脸上的头发弄开:“我还得送饭去...我没事..”

    她穿着一身花色棉衣,脸上冻的发红,眉眼清秀,她心急的看着散在地上的饭盒,“我的饭....”

    小张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姑娘,自己都站不起来了,怎么不关心自己,还关心饭。

    季安宁将她先扶了起来:“姑娘,你先站起来活动一下,感觉怎么样?”

    年轻的女人龇牙咧嘴的痛叫一声:“没...没事,就是有点疼,那个我不需要别的,也不去医院,你们能给我一块钱吗?我还得去买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