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魔物烹饪指南 > 第八章 我不是学者,所以也不用为无解的问题烦心
    “这里就是抚子的房间了。”千鹤正隆领着冬走了进去:“你可以随便看,但尽量不要弄的太乱,我希望抚子回来一切都能保持原样。”

    冬点了点头,在房间内查看起来。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女性闺房,布置的很温馨。地面是草绿色的榻榻米,墙角堆放着淡粉色的被褥,上面能闻到淡淡的香味,那是用白屈花磨成的香粉,虽然不是太名贵,但在乡下地方也算难得。

    窗口挂着风铃,墙壁上也有字画,矮几上是一套茶具,旁边还有一个花瓶,里面插着鲜花。

    “小女很喜欢花草,所以我命令仆人每天都要更换鲜花,即使这房间的主人不在。”千鹤正隆解释道。

    冬点了点头:“看来你是满心期待的等待着女儿的归来呢。”

    “当然,身为人父,还有什么比儿女更重要的呢?”

    冬没有子女,也就无法理解这种心情,所以她并没有太在意,仍旧将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之上。

    窗边是一个书桌,上面有笔架,挂着各式的毛笔,冬拿起一只看了看,白色的狼毫已经变成墨色,看的出来这并非是故作优雅的样子货,那位抚子小姐一定常常坐在这里奋笔疾书,至少比那位写《亚龙人女仆》的家伙要勤奋的多。

    笔架旁边是一叠白纸,似乎是练笔的小册子,冬翻开一看,差点没笑出声来。

    里面并不是工整优雅的大字,而是一个个乱七八糟的的涂鸦,有兔子也有小鹿,有花朵也有云彩,看来比起写字,这位抚子小姐更对绘画情有独钟。

    千鹤正隆面色尴尬的说道:“我一直想把小女培养成一位淑女,还为她请了好几位老师。”

    “我想效果应该不太理想。”冬笑着说道,随手又翻了几页刚要扔下,却被小册子上的一个图案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只用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燕子,大体能分清燕子的身体与翅膀,虽然简陋,却灵动十足。

    冬严肃起来,向千鹤正隆问道:“这个图案也是抚子画的吗?”

    “是小女所画,也是她最得意的一副‘作品’。她甚至想要让这个图案成为千鹤家家的家徽,还真的命令仆人在家中物件上铭刻这个图案。但我们这种乡下长老说白了跟农民没什么两样,弄个家徽出来岂不是贻笑大方,所以等我知道之后,就叫停了这件事,顺便也把刻有这个图案的东西都封存了起来。”

    “有些东西可以封存,但唯独一样不行。”

    “你是说……?”

    “钱。”冬说道:“大家族会在自家铸造的钱币上铭刻家徽,既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又能防止下人的偷盗行为,我想抚子一定不会漏掉这点吧。”

    “您说的不错,实际上她第一时间就是对钱动手脚,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木已成舟。您也知道,将钱币重新熔铸会有不菲的损耗,所以我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了。”

    “能拿些来给我看看吗?放心,我不会据为己有。”

    “哪里话,如果能找回抚子,奉上钱财我也心甘情愿。”千鹤正隆说着伸手入怀拿出钱袋,从中掏出一锭黄金递给冬:“翻转过来的底部,上面就印有那只燕子图案。”

    冬接过一看果然如此,她长叹一声,也掏出钱袋同样拿出一锭黄金,翻转过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燕子突然赫然印在底部。

    “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有燕子图案的黄金?”千鹤正隆惊讶的说道:“莫非你遇到过小女?”

    冬又一次长叹一声,将两锭黄金放在桌上,伸手从腰间的皮口袋掏出一颗小冰晶,展现给千鹤正隆说道:“这是妖灵结晶,是妖灵死后唯一能留在世间的东西。它里面充满了妖灵的魔力,但也有人说它蕴含着妖灵的记忆与情感。”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千鹤正隆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冬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妖灵是比较常见的魔物,会吸食人类精气导致受害者死亡。但在猎魔人眼中,它们的危害程度并不算太高。因为它们都是怀有怨恨和冤屈的女子灵魂所化,逗留人间也是为了向凶手复仇,等完成这一切之后,它们就会自行消散了。”

    千鹤正隆抖的更厉害了,冷汗也布满了额头,他脸憋的通红,牙齿却不停的碰撞,几乎是用嗓子眼发出的低沉声音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冬第三次长叹一声,将小冰晶放在千鹤正隆手中:“拿着它吧,这是你女儿留在世界上最后的东西了。”

    “你的意思是说,小女已经……?”千鹤正隆突然不抖了,冷汗也不流了,他呆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定是你跟小女联合起来的恶作剧吧?好好,我认输。我答应抚子等她回来后就公开向李唐人宣战,散尽家财也在所不惜,这样她该满意了吧?麻烦你帮我传个话,顺便带她回来,好吗?”

    “很抱歉。”冬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猎魔人不是神灵,还没有强大到能从阴间把人领回来的程度。”

    屋内一片寂静。

    然后千鹤正隆仿佛是火山爆发一般跳了起来,一把将冰晶砸在地上摔的粉碎,狠狠抓住冬的肩膀,力量大的仿佛能刺穿血肉。

    “我不信,我不信我的抚子就这样没了。你在骗我对不对,你这个该死的变种魔女在骗我对不对!”

    千鹤正隆的指甲刺穿了衣服,扎在冬的肩头迸出鲜血,可猎魔少女却依旧不为所动。

    “桃源村向西大概一天的路程有个小村子,村子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抚子的尸体就在那里。她深夜去那里投宿,却不小心暴露了钱财,被村里人合谋杀害,因为死前经历了…十分悲惨的遭遇,所以化为妖灵,我被村民雇佣,出手消灭了它。”

    千鹤正隆虚弱的跪倒在地,用灵魂出窍般干枯的声音问道:“抚子……她会前往极乐世界吗?”

    “我想不会,猎魔人的剑下只有杀戮。”

    千鹤正隆握紧了双拳,突然像个孩子那样嚎啕大哭起来,他扑在地上,拼命的想要将粉碎的妖灵结晶聚拢起来,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那些洁白的东西却再也回不到他的手中。

    世间并没有后悔药可吃,发生过的事情也永远不会改变。

    一心一意想要“救国”的抚子,没有死在穷凶极恶的李唐人手下,却被亲切的同胞送入了地狱。

    如果世界上真有命运女神的话,那她一定很爱开玩笑,而且还是十分低劣的玩笑。

    “你还年轻,也许可以再生一个?不过这回你可要看紧一点才行。”冬十分好心的给出“建议”。

    “你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千鹤正隆双眼通红的抓住了冬的衣领。

    “不喜欢这个提议吗?也对,有一些人是喜欢沉迷过去。那替你女儿实现愿望,赶跑李唐人,拯救这个国家怎么样?”冬继续好心好意的说道:“人总是要有个目标才能活的下去。”

    “去他妈的拯救国家,难道我要拯救那群杀死我女儿的凶手吗?不,我要让他们下地狱,统统下地狱!”千鹤正隆如同发疯一样大叫起来:“正是因为我一直以来的仁慈才会让抚子惨死。我一早就应该把他们的粮食统统收缴,让那些王八蛋在寒风中活活饿死,这样就没人能伤害我的抚子了!对,就是这样,我知道他们藏粮食的地方,我要告诉李唐人,我要想李唐人借一只军队,然后杀光那群该死的畜生!”

    “那些人可是你的同胞。”

    “我才不管是不是同胞,我只想让他们死,死的越惨越好!”

    “好吧。”冬耸耸肩膀:“看来你找到活下去的目标了。”

    “不错,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千鹤正隆一边流泪一边哈哈大笑:“他们都说我是卖国贼,那我就卖给他们看,反正抚子已经不在了,就让这人间变的更乱一点吧!我要去李唐人的军营借兵,猎魔人,跟我一起走。谢谢你帮我找回了女儿,我会尽力为你说情获得通关手令的。”

    冬默默的跟了上去,看着前方表面冷静内心疯狂的千鹤正隆,似乎正在亲眼见证一个魔物的诞生。

    说出真相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猎魔人不是学者,并不用深究这个问题。

    至少,委托又完成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