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无光之月 > 第二十七章 惊变
    时近中午,苏尔的太阳车依然高悬在天幕正中,向凡世散播阳光与温暖,然而当修尔他们急匆匆的跑出酒馆时,看到的景象却仿佛暮色降临。

    抬头看看天空,太阳还在天上,并未消失,然而天空上多了一层帷幕,好像被蒙上了一层黑布一样,只有微量的阳光能透过帷幕照进城市里,让城市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无数城市居民从建筑里涌上街头,仰头看着天空的异象,哀鸣,尖叫,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响起。

    除了天色变暗之外,没有任何异常,当然了,变暗本来就是最大的异常,正是这种违背昼夜规律的现象,让这些数百年来一代代安全的居住在狮子城的市民们陷入绝望和恐慌之中。

    灾难并不是最可怕的,未知才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越是未知,越是恐慌。

    “城市之心被激活了。”达克第一个反应过来,低声对其他人解释道,“被动激活,而且是超负荷的。”

    “哈?”修尔一愣,“狮子王脑子不正常吗?用这种看上去和世界末日降临一样的东西?他用个其他的不好吗?”

    “不,大多数城市之心都这样。”萨芙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这是她多年生活的城市,突然出现这种诡异的变化,肯定会有些担忧的,“这是最后的也是最严密的保护措施,甚至可以防止毁灭性的光线渗入,只要城市之心的防护没有崩溃,里面的人就是安全的,嗯,相对安全。”

    修尔闭上了嘴,他到底是外来人,虽然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蔷薇之都的城市之心被主动激活,但被动激活只见过几次,比如前些天在蔷薇之都里同大裂隙对抗那一回,在大裂隙关闭虚空邪灵冲入城市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一次。

    但是达克所说的超负荷激活,他可从来没见过,虽然资料里说过,超负荷运转时,淡紫色的护盾颜色会加深,但资料上可没说深到快变成黑色了,啧,不祥的颜色,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笼罩了整个城市的护罩现在还没有消失,说明激活城市之心的威胁并未消失,还在持续生效,然而无论是从视觉听觉还是从能量感知里,都感受不到任何威胁,不知是城市之心的效果太强,把威胁彻底隔离在外,还是这未知的威胁,其实无法被大家感知。

    “都冷静一点,咱们自己别慌,达克,你肯定来过多次了,认识路对吧,那你带他们去水之圣殿,那里是温蒂大人的圣域,就算城市毁灭了,那里也是最后才会出问题的地方。”

    “记得多加报酬,这可是额外工作。”达克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从平时的放松进入了临战状态,“嘿嘿,能让你心痛的事,怎么做都做不腻。”

    “闭嘴,把他们送回去以后,就守在访客区里,哪里也不要去,就算外面的人都死光了也不许离开。”

    “不用你说,战争时期,任务优先。”

    “不光保护莉莎她们,万一有危险,访客区那些住下来的访客,有能力的话尽量保护他们,包括圣殿的圣职者们,这可是好机会。”

    “对,好机会,据说水之圣殿里的那些女士们,每个皮肤都像……”

    “滚,还有莉莎,你……”

    “我知道了,我跟他一起回去。”绝不拖泥带水,少女冷静的点点头,抬手摘下了头上的头环,“月之冠冕和暗月权杖哥哥你拿去,万一碰到危险也能顶一阵,我在水之圣殿里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留在我这里也是浪费。”

    “我用不了,拿了也没用,算了,给我吧。”

    修尔略一迟疑,还是迅速接过了两样圣物,之前的事实证明,他并不是完全用不了主教的专属圣物,只是过程很麻烦,他一点也不想用而已。不过不拿莉莎肯定不放心,就算为了安她的心,也还是带上为好,而且,现在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呢,还是多做几手准备更稳妥一点。

    一点时间说废话的时间都没有浪费,圣物交接完毕,莉莎带着圣殿的几个人转身就走,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然而从她紧绷的身体能看来,她其实一点都不放心,很想留下来跟在修尔身边帮他,但她也知道,前路不明,这时候不添乱就是最大的帮助乐。

    “小鹿,萨萨,咱们三个一起。”目送其他人离开,修尔沉着脸沉吟了片刻,“走,去看看情况,至少要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嗯。”两位女士一起点头,莫瑞娅不知何时恢复了鹿形态,而萨芙已经把大剑拎在了手里。

    “收起来,这时候拿着武器在街上走,会惹来麻烦的。”

    所谓麻烦,并非会造成恐慌,而是这种危险的时刻,武器往往就象征着安全和保护,一旦全副武装还拿着武器走来走去,用不了多久,后面就会跟上一大群寻求庇护的普通人,那就什么也做不了了。而武器背在身上,虽然也会被人看到,但传递的信号和拿在手里截然不同,麻烦会小很多。

    修尔并非多虑,因为短短几分钟里,城市已经陷入了恐慌,所有机能几乎全部瘫痪。这座城市在狮子王家族数千年的苦心经营下,已经有几百年没有遭遇城市性的危机了,这些安逸的市民们早就已经忘记了面对危机时的感受,除了慌乱和恐惧之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比起蔷薇之都那些冷静的市民来说,这里市民的反应差的实在太远了,也许,这就是多年平静的代价吧。

    “走,什么也不要管。”

    周围有不少人惊慌失措的跑过,并没有直接的威胁,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跑,只是身边有人承受不住恐惧开始朝建筑物里跑,其他人本能的跟着一起动了起来。争夺道路、推搡、踩踏、不用看修尔也知道,这些用不了多久就会跟着发生,而会不会有人趁机闹事,甚至做出类似抢劫和谋杀的罪行,就要看狮心家族平时对城市的控制力和这次的反应速度了,如果拖得太久没人出面做出解释,那这些事必然会随之而来。

    不过短时间内倒是不用担心混乱到那种地步,至于那些乱跑的白痴会不会因为自己吓唬自己而互相踩死几个,那就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了,自己不够冷静受到情绪驱使,那死了也不能怨别人。

    “速度快一点,咱们去皇宫,萨萨,带路。”修尔用力一拍萨芙的大腿,让面红耳赤捂着后面的女剑士走在前面,“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皇宫是最好的选择,去其他地方找任何人都可能扑空找不到人,只有皇宫不会,现在各方势力,包括本地的官员和外来的客人,肯定都在向皇宫集中,讨论当前的状况。咱们也赶快过去,再晚一点,街上乱成一团,想过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的确,现在大街上已经越来越混乱了,哭喊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甚至不存在人流,因为大家都在乱跑,结果就是拥挤的堵在一起,谁也无法通过,人挨人,人挤人,一副灾难降临的场景。

    好在情况还没到最坏的地步,市民们并未彻底丧失理智,看到三个明显是战职者的人脸色严峻的匆匆而过,谁也没敢纠缠,都选择了主动让路,这三个人一看心情就不是很好,周围又这么乱,真上去纠缠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发作攻击自己,还是让开更安全一点。

    “嘿,修尔。”

    刚走出商业区没多远,修尔就听到有人叫自己,都不需要回头,在这个城市里,叫自己而不带敬语,又是男人的声音,肯定是刚刚分开没多久的费勒斯了。

    一回头,果然,一头红发的费勒斯在人群里格外明显,想认不出来都不容易,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不出意外的话也是个圣职者,不过这两米多的身高和一身爆炸性的肌肉,比之前见到的海神的区主教还夸张。更关键的是,脖子上那颗跟黑熊差不多的头和毛绒绒的身体,好吧,来自兽人草原的圣职者,又和费勒斯混在一起,不用问,只能是战神的大主教卡米尔了。

    “呦,真巧,你们也在啊。”脚下不停,修尔一脸笑意的朝两人挥挥手,就像在逛街的时候刚好遇到两个老朋友的寒暄一样,不过,配上周围混乱的背景和惊慌的路人,就显得格外违和了。

    “你们也是去皇宫?”费勒斯可没修尔表现的这么轻松,毕竟他并不习惯把紧张藏在心里,“太好了,一起走。”

    “你们两个不是传奇强者吗?”修尔并未阻拦,任由两人加入自己的行列,不过嘴上还追问道,“为什么不直接飞过去,比跑步省事多了。”

    “不认路,我俩都没去过皇宫。”

    “很好,这个答案实在太有哲理了。”修尔翻了个白眼,突然原地起跳窜上了屋顶,“走上面,人少,另外,你们两个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