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莺雄 > 第七百四十章 相爱
    叫红香准备香汤沐浴,她简单洗了个澡就睡觉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红香看看外面天色,“娘娘,这还没天黑呢,你就睡啊?要是一会儿皇上来了怎么办?”

    郭文莺打了个哈欠,“皇上刚回来,肯定好多事绊着呢,怎么会到这儿来?”

    红香看她困得眼都睁不开了,心里暗道,她这么困乏的样子,莫不是又有了吗?

    宫里好久没添了小孩子了,要是真能再生一个就好了。她喜滋滋的吩咐人去熏了安神香,好让她睡个好觉,又亲自去小厨房炖上补汤,好等娘娘睡醒的时候吃宵夜。这晚膳还没用呢,一会儿铁定得饿了。

    郭文莺说躺床上,其实并不怎么睡得着,心里琢磨着回头见了封敬亭怎么提起出宫的茬,要是直愣愣地说了,他非劈了她不行。

    脑子里想着事,闭着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个热乎乎地身子贴了过来。

    这是她的凤床,敢往这儿爬的,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她心中一动,想着他有好长时间没碰过自己了,他这么旺盛的精力想必很难受吧,也不知那啥的时候提这事行不行?

    她咬着唇胡思乱想着,身子已经被他扳了过来,封敬亭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张嘴就对她亲了上去。

    郭文莺睁了眼,深夜中都能看见那双眼睛晶晶亮着,闪着莫名的光芒。

    封敬亭本来以为她会推开他,没想到她抓着他的衣袖央求,“皇上,你再亲我一下。”

    他实在没想到还有这待遇了,以她的性子,给他一个大耳刮子都不用太惊吓,现在这是怎么了?

    她居然又主动要求,他有点慌了,“真的?”

    郭文莺点点头,撅起了嘴,圆溜溜的红唇,优美可爱。他欢欣雀跃,忙贴上去,这回感受到了,感受到她全部的温情和托赖。然后隐约的香气从她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里散发出来,和脂粉不一样,是难以描述的一种味道,即便你屏息,依旧可以在脑子里形成一片迷雾,让人血脉喷张。

    自从她走后,好长一段时间没碰过她了,心里真是渴的厉害。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唇齿相依,关系又近了一层。真希望他们能永远这样下去,两情相悦,再没矛盾。

    殿里还点着灯,只是离得远光线有些暗,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细端详了她的神情,没看见丝毫厌恶,相反的似乎还有点意乱情迷,那眼神蒙蒙然,笼着云山和雾海。

    他心头窃喜,暗说多亲几回她一定会中了他的毒,从此再也摆脱不了他了,都说小别胜新婚,他忽然有了两人刚成亲时的感觉。那时候在宫外,虽是不能天天见面,可每次欢好都是那么快乐,不像后来入宫之后,却好像有了层隔膜,怎么也回不到那时的快乐时光了。

    他欣喜着,把手绕到她背后,试探性地收拢,然后撅嘴凑了过去……

    “亲一下。”

    她眉眼弯弯,虽没有回应,那红艳艳的唇已经做好了准备。

    明明是瞄准了靶心的,结果一箭出去射偏了,亲在她的嘴角。隔靴搔痒仿佛更能撩人,那种着急的感觉又来了,他仿佛是故意的,在别处流连,就是不肯射中靶心。

    郭文莺被他挑拨的不耐烦,强行把他的脑袋掰正了。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嘴压着嘴的亲上去,以前总觉得他亲的太霸道,可现在却喜欢上了这霸道的感觉。他也有很久没这么霸道亲过他了。

    这和浅尝即止的滋味不太一样,似乎不限于唇瓣的接触,应该还有更深入的东西可以挖掘。她又香又甜,美好的令人心痒难耐,但又不敢用力,唯恐压坏了她。

    他觉得自己可能太忘情了,亲得比较不讲究,那霸道的感觉就像第一次在东南行辕的那一晚差点强了她。是啊,差一点,要不是她拼命挣扎着,以死相逼,那时候就已经成其好事了。

    正忘我着,忽然听到红香的声音道:“娘娘,你是不是醒了?要不要用点宵夜?”

    封敬亭这才想起来,他进来的时候走的不是殿门,而是从窗户里爬进来的,旁人可不知道他在这里了。今天也是奇怪了,走到窗户底下时,突然想起以前的事,然后鬼使神差的就爬进来了。

    偷香窃玉,要的就是这个“偷”字吧。不知哪个圣人说过,这偷来得香最好,果然很有感觉啊,心痒又刺激,让他都忘了这宫里人还不知道他来了。

    郭文莺也听到声音,眼神示意了一下,他恋恋不舍地分开,她的嘴唇有点肿,是他嘬出来的。这种成就竟让他有点小窃喜了。

    郭文莺低声回了一句,“我不饿,一会儿饿了再说吧。”

    其实她是真饿了,晚饭没吃就睡了,哪有不饿的?

    不过两情相悦原来就是这样,愿意依偎着,不能忍受距离,更不愿意被打扰。

    她的身体焕发绵绵的温情,靠在他怀里,亲昵地蹭了蹭,像宫里老太妃临死之前养的那只大白猫,平时那么刚毅,趾高气扬不受摆布,但偶尔给你个好脸色,能让你高兴半天。

    他收紧手臂微俯下身子,把脸贴在她耳朵上,“你不饿吗?”

    见她摇头,他低笑一声,便是翻身上去,“你不饿那就叫朕吃一会儿,朕觉得好饿。”

    两人凑在一处好一番颠鸾倒凤,倒凤颠鸾,一时事罢,上下又是抚弄爱怜了一番,但是到底怜惜着她连日操劳,不忍她多经风雨,娇花孱弱,没有再造次,只待她抖着唇娇喘时,才渐渐歇了手。这般又是胡闹了一通,竟是在床榻上消磨了几个时辰。

    到了次日一早起来,郭文莺真是饿得紧了,要不是他拦着,恨不得把床栏杆都咬上一口。这一刻折腾的恨不得死了算了,真没见他这么卖力过。从前倒也算了,可现在三十多岁年纪了,早已不年轻,也不怕把身子给玩坏了。

    红香一早过来伺候,掀起帘子看见凤床前多了一双男人鞋,吓得差点惊叫出来。

    郭文莺皱皱眉,这个丫头在宫里那么久还大惊小怪的,要不是她罩着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