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电影世界大盗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真面目【2更】
    收了吕公望的金银,那名侍者深吸一口气,看了吕公望一眼简单的将帝辛与苏妲己之间的对话告知吕公望。

    吕公望听得目瞪口呆,似乎是不敢相信帝辛竟然会下达如此之王命,他们侯爷可是四大侯国之一的堂堂侯爷啊,在西岐之地那是高高在上,没想到帝辛竟然会如此侮辱他们侯爷。

    从侯府一路跪拜前往王宫,这岂是一个侯爷所能为,别说是一个侯爷了,只怕随便一名官员被如此对待,这都是奇耻大辱。

    “可恶……”

    吕公望还没有来得及发飙,就见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吕公望的肩膀之上,同时一个吕公望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道:“将军何必动怒。”

    微微转身,吕公望向着姬昌看了过来,只见姬昌一脸柔和的笑意,冲着那侍者拱手道:“姬昌见过使者大人。”

    那侍者连忙还了一礼连道不敢。

    姬昌微笑道:“不知大王派遣使者前来,可是有王命传下。”

    侍者看了看姬昌,心中暗叹道:“侯爷,小的奉命前来传达王命,大王令,西伯候姬昌一路叩拜前往王宫觐见。”

    姬昌神色平静的听完了那侍者传达的王命,然后微微点了点头道:“既是王命,姬昌领命。”

    侍者迷迷糊糊的出了侯府,心中感觉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他本以为姬昌接到王命之后一定会为之震怒,然而姬昌平静的让他不敢相信。

    好像,就好像接下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命令似得。

    待到那侍者出了侯府,侯府之中,吕公望再也忍不住,低吼一声道:“欺人太甚,子受枉为大商之主,安敢如此欺辱侯爷。”

    说着吕公望看着姬昌道:“侯爷,子受如此辱及侯爷,我们反出……”

    姬昌喝道:“住口,王都重地,休得胡言乱语。”

    吕公望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布下禁制,这才道:“侯爷,我们……”

    姬昌眼中闪烁着睿智的神光,缓缓道:“若是那帝辛果真如此荒唐的话,那却是再好不过了,纵然是本侯受到一些羞辱又如何,本候巴不得他能够再荒唐一些呢。”

    吕公望不愧是西岐四贤之一,智慧自然不差,立刻就明白过来,如果说帝辛果真是一代荒唐昏庸之主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西岐来说自然是莫大的福音,若然帝辛英明神武的话,那才不是什么好事呢。

    想明白这些之后,吕公望仍然是有些无法接受道:“可是那子受竟然下令侯爷一路叩拜前往王宫觐见,这等羞辱……”

    姬昌轻笑道:“不过是一点点羞辱罢了,难道还能够伤得了本候不成,将军当知我们如今身在洛邑,一举一动都须得谨慎小心,稍加疏忽都有可能会丢了性命。”

    吕公望神色一正道:“吕公望谨记侯爷教诲。”

    大笑一声,姬昌道:“打开府门,本候这边一路叩拜前往王宫觐见大王。”

    与此同时,比干、商容、黄飞虎等人也接到了消息,得知帝辛竟然下了如此之荒唐的命令,几人不禁大急。

    且不说姬昌接到命令会有什么反应,搞不好就会逼反了西岐,更重要的是此举或许羞辱了姬昌,但是也会使得帝辛在国人心中印象分暴跌。

    可以想象,姬昌果真一路叩拜前往王宫的话,国人得知或许会有人嘲笑姬昌,只怕大多数人只会同情姬昌,认为帝辛乃是无道昏君。

    “不行,必须阻止大王。”

    比干前往宫中劝说帝辛收回王命,而商容、黄飞虎则是直奔姬昌侯府而来,准备阻止姬昌。

    他们赶到的时候,姬昌正准备按照帝辛的王命一路叩拜入宫。

    商容远远见到姬昌撩起前襟准备跪下不禁大声道:“侯爷且慢啊。”

    姬昌抬头向着商容看了过来,正看到商容与黄飞虎快步而来,姬昌见状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同时商容、黄飞虎赶到,商容一脸急切的道:“大王之命太过荒唐,侯爷千万不要遵命而行啊。”

    姬昌一副无奈的模样道:“大王令喻,吾等臣下如何能够违逆,商大人,武成王就莫要劝说了。”

    商容急道:“可是侯爷这一跪,将置大王于何地啊,到时国中岂不都认为大王乃是昏庸之主吗?”

    一旁的黄飞虎则是死死的盯着姬昌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看穿姬昌一般。

    姬昌长叹道:“王命难违,姬昌岂敢违背王命”

    说话之间,姬昌撩起前襟拜了下去,而商容则是身子一僵,看着跪拜下去的姬昌,眼中满是茫然之色。

    这会儿黄飞虎扶住了商容道:“商大人,我们还是前往宫中去见大王吧。”

    商容看着姬昌一步一叩首,眼神复杂的看了姬昌一眼,跺了跺脚同黄飞虎一同直奔王宫而去。

    姬昌看着商容与黄飞虎离去的身影,神色一派虔诚之色,完全就是一副忠于大商,丝毫不敢违背王命的模样。

    王宫之中,比干正同帝辛争执,受到劫运之气影响,帝辛可不会对比干客气,冷冷的道:“比干王叔,你要本王收回王命,本王颜面何存。”

    比干气急道:“大王如此羞辱姬昌,只怕西岐不服啊。”

    苏妲己这会儿在一旁道:“西岐不服?他们有胆量造反吗?”

    比干闻言不禁指着苏妲己喝道:“你这妖妃,吾同大王说话,哪里有你插言的资格。”

    “大王……”

    顿时苏妲己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伏在帝辛的怀中,梨花带雨,娇俏动人,帝辛连忙安抚苏妲己同时冲着比干怒道:“比干,你眼力可还有本王,速速于我退下。”

    比干跺了跺脚,心知此时帝辛为劫运之气迷了心智,自己又不是闻仲,若然闻仲在,尚且能够压制帝辛一二,现在他却是拿帝辛没有丝毫办法。

    商容、黄飞虎见到比干的时候,比干正一脸颓然的在花园之外叹气,见到商容二人,比干连忙道:“两位可曾劝下姬昌,姬昌素来忠贞,只为大王名声计,姬昌也断然不会领命……”

    “哼,我看那姬昌貌似忠贞,其实心怀叵测,费仲、尤浑他们还真的没有冤枉此人啊。”

    黄飞虎身为武将,性情耿直,快言快语将他们见到姬昌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给比干说了一遍。

    比干听了之后缓缓闭上双目,好一会儿睁开双眼道:“西伯候姬昌,唉……”

    一声长叹,不知藏了多少感慨。

    商容、比干皆是心思通透之人,他们都能够看出那王命会给帝辛带来何等的危害,不信姬昌会看不出。

    若然换做他们的话,宁愿违背帝辛王命也绝对不会领命,然而姬昌这样的聪明人却是谨遵王命而为,这意味着什么,商容、比干他们心中难道还没有数吗?

    黄飞虎将比干与商容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冷笑一声道:“姬昌真真不简单啊,他能够抓住时机,忍常人所不能忍,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枭雄。大王坚持招其前来洛邑,真的没有做错。”

    说着黄飞虎向着花园看了一眼道:“说来大王此举虽然受劫运之气影响,却也是错有错招,一下子就试探出了姬昌的真伪,否则的话,吾等不知还要被姬昌欺瞒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