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网 > 王的韩娱 > 第1063章 喝杯酒吧(中)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对你说这种话,对吧?”

    说着不上脸,的确,注视着金泰熙白皙光滑的侧脸,韩宇找不到一丝半点沉醉其中的红晕。

    她抬起手把乌黑的头发挽到了耳后,模样很端庄,也很漂亮。

    只是,从她喃喃的声音中,韩宇却觉得自己到底是听出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虽然以前,就算我不说,我们两个人也都知道。但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当着你的面,把这句话给说出来。想想,我们还真的是很默契啊。我们以前都闭着嘴装哑巴,我们以前谁都不提我们之间的关系。但其实我都知道,我很早就知道你的答案了……因为只要我往前,你就退后。不过就算如此,我也很庆幸。因为……至少那个时候,我还是能靠近你的。”

    韩宇一语不发地转过头去,盯着自己手中空空如也的玻璃杯。

    他想做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身边的金泰熙像是进入了情绪的缓和期,没再继续往下说,但她也没再继续喝酒,就是用指尖,沿着杯口的边缘慢慢滑动,眼神迷离,看得十分出神。

    就这样,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坐左右,并肩无言。

    对于许多男人来说,暧昧在没被戳破以前,是一种享受,对于女人来说,则是一种推拉的折磨。

    然而,同样的事情放在韩宇和金泰熙身上,情况却好像恰恰相反。

    比起揭开那层布之后即将迎来的残酷抉择,金泰熙似乎宁愿选择保持原状,而对韩宇来说,他和金泰熙的暧昧已经成为了一个令他觉得负担的大问题。

    曾经也犹豫过到底要不要把话说清楚,还是按照自己以前的做法,让时间和距离慢慢淡化一切,总有一天,好感会被刻意的疏远给消磨干净,也许这会让他们彼此更容易接受一些。

    可经过和郑智薰一番谈话后,韩宇就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处。

    温柔也得分情况,他以前不懂收敛的温柔就是导致如今他会这么头疼的关键原因。

    平心而论,要换韩宇是郑智薰,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和其他男人保持那样所谓的“友谊”。郑智薰至今没有采取什么行动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他对金泰熙的爱而已。他不是不恨韩宇,他肯定也想过要狠狠揍韩宇一顿,但他没做,然而没做,不代表不想做。

    韩宇明白自己的做法其实还是在伤害别人。

    如果说他对郑智薰没有责任,那么他一直拖着他和金泰熙之间的问题不去解决的行为,还是对允儿的不负责。

    说到底,韩宇并不介意干缺德事,但这得视理由是否合理。

    感情债他欠不起,也最不愿意去欠。

    “我刚才那么说,要是别人听了,可能会觉得我是什么轻贱的女人,见一个爱一个,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看我,所以我才会这么直白地告诉你,我想这可能就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金泰熙重新开口了,声音依旧的轻,听在韩宇的耳中,却依旧的沉重。

    “从小到大,我能说出心里话的对象不多,素恩算是一个,你也算是一个,还是最特殊的那一个。其他人,就算是智熏,有些话,我也根本不会对他说。原因很简单,我最初不明白,后来就想通了。因为我觉得我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都在面对着‘外人’,他们眼中的我,都是我让他们看到的,唯独,你和素恩看到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没有哪个女朋友会把自己的男朋友当成外人,我也不会那么奇怪,做独特的女人。所以在想通上面那一点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可能真的只是把智熏当作是一个特别点的异性朋友。他和你不一样,他是男性朋友,你是男人。”

    “所以其实我也不是见一个爱一个,至少在遇到你之后,我没对别人一见钟情过。”

    “老实说,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对你的好感究竟来源于哪里,为什么会那么强烈,可能真的是因为同类的吸引?但为什么这种吸引力只对我有作用,而对你没有呢?我也不知道了……还好,我确定的是,我确实是喜欢你的,我对你的好感也的确是存在的,所以,我不会成为那种在两个男人中间徘徊不定的坏女人。”

    这时,金泰熙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韩宇,问道:“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会接下这部剧的理由,不是什么回归计划,也不是因为什么制作的规模,仅仅,是因为这是你的邀请……你应该清楚这一点吧?所以前面,你才会故意那么跟我说,然后想要趁机开口,狠狠地拒绝我,对吧?”

    韩宇也侧头看向她,目光中透着一股难以言述的复杂,似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而金泰熙,似乎也并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她直接回过脸去,双臂搭在了吧台上,嘴中呢喃道:“‘放弃吧,潇洒一点,别让他看你的笑话’,直到十分钟以前,我的心里面还在不断回荡着这句话。这么犹犹豫豫的样子,真的很不像我。别人想要放开的手,我硬拽着,这样的行为更让我觉得厌恶……”

    “可是……”

    “为什么厌恶,还是喜欢呢?”

    韩宇沉默,握着空杯的手却微微攥紧了起来。

    “呀,说实话,韩先生你,有喜欢过我吗?”

    金泰熙又转了过来,在灯光下,她眼睛里泛着一抹极为明亮的光彩,很认真地看着韩宇,不像一个醉酒的人,却在做从前只有在醉酒时她才敢想象的事情。

    韩宇也定定地看着她,良久后,他脸上原本绷紧的线条好像莫名地柔和了下来。

    他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叫人意外的答案来:“如果你指的是男女间的那种喜欢,有过。”

    金泰熙显然愣了一下。

    她抿住嘴唇,下意识讷讷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更敷衍地回答我……”

    韩宇微笑了起来,看着她问了一句:“有必要吗?”

    金泰熙默然。

    接着她就想通了什么,摇了摇头,回答道:“没必要。”

    “那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脸来,郑重其事地看向了韩宇。

    “接下来,我的话说完了。我们直接进行最后一步吧……所以答案,到底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