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免费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一线希望
    不知是因为之前被伊卡丽弄断了四肢,还是因为左风下手的太重,那王雄身体剧烈的抽搐,鲜血从断裂的四肢甩的到处都是。

    同时在他的口中发出怪异的“呵呵”声,看得周围的武者都有些心中发毛,尤其是那另外五名被擒的王家武者,此时脸上早就没有了半点人色。

    反倒是左风一脸的平静,三枚魂针狠狠的刺入王雄的后脑,并且这一次并不是简单的搜寻记忆,而是在送出念力的同时,不断的旋转晃动指间的魂针,时而拔出一点,时而又狠狠的插入进去。

    因为左风是通过手指,经过魂针将念力送入对方脑中,并未有一丝一毫的念力外泄,周围之人并未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没有人知道,在王雄的脑海之中,正在刮起一阵剧烈的风暴。最初王雄因为四肢痛的死去活来,可是与眼前脑海内传来的痛苦相比,之前那就好像被蚊子咬上一口而已。

    这种疼痛才是最为纯粹的,因为那种痛苦是来自于精神世界,来自于灵魂深处,不要说忍耐,他此时只希望摆脱左风能够尽快杀了自己。

    所消耗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左风采用最为暴力的方式搜寻记忆,在得到那些有用的讯息后,这王雄早已经气绝身亡,若非是他的念力还在脑海中肆虐,他连思维和精神也早就消散了。

    在左风的念力从对方脑海中退出后,王雄也在失去精神力支撑下,意识随之消散,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只不过在其死亡的瞬间,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是一种解脱的笑容,发自内心的微笑。可是这种笑容看在周围人的眼中,却会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所有人再次看向左风之时,除了之前的敬佩,尊敬外,又多了一重忌惮和畏惧。尤其是那五名王家武者,在左风抬头望来的时候,便已经齐齐跪倒,声音呜咽的胡乱祈求。

    其实此时的左风只是在消化脑海中,刚刚所得到的内容,双眼只是下意识的望向了那五个人。

    可是左风阴沉着脸,目光始终没有焦点的落在那五人身上,没到一息时间,其中就有三人身体剧烈的颤抖,浑身痉挛着抽动了几下便摔倒在地。

    当旁边的人靠近观察的时候,发现那三个人已经死去,竟然是被左风给活活吓死了过去。

    刚刚回过神的左风,略微一愣,随即就转头望向了素坚,轻声说道:“这个人知道的并不太多,不过可以肯定一点,前几日死去的所谓‘鬼画家武者’没有一个是真的。他们或者是曾经投靠过鬼画家,或者是了解鬼画家的一些秘密的人。

    这王雄出面将这些家族的人杀掉,再换上鬼画家的服饰。几次行动虽然说是王家主持,实际上王家就他们六个人参与,剩下的全是九龙帮,胜和商会和玄江帮的人。

    这三个帮会是鬼画家的忠诚手下,由始至终他们就根本没有投靠你们。这次的行动三大帮会负责东西两侧最外围的攻击,你们担心他们突然反水将其放在东西两侧的最外围,实际上却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眼下的鬼画家联合了三大帮会和林家木姓一脉,应该已经到了外围区域,等我们与术姓一脉彻底拼杀结束后,他们才会一战定全局。”

    三言两语间,左风就已经将眼下的情况说了个清楚明白,其实有些事情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测,只不过刚刚搜寻记忆的过程中,彻底的印证了一下自己的猜想罢了。

    不像左风这样早有准备,素坚等人一个个张着嘴,这与左风猜测的完全一样,如果这就是事实,他们等于是亲自动手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欢天喜地的跳了下去,又自己动手将自己给埋了起来。

    “这,这,这都是真的么?怎么会是这样,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中!”刚刚冷静下来没多久的康弈,此时声音颤抖,明显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并没有去解释,左风只是缓缓转头,用冰冷的目光望向那两名跟随王雄的王家武者。那二人看到左风的目光后,屎尿都直接流出,一边如捣蒜般的磕头,一边发出不似人声的哭嚎。

    由于两人已经口齿不清,所以听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听明白,这两个家伙是在肯定左风刚刚说过的话。

    在众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之时,素强却是开口说道:“就算他们将我们都算计在内,可是他们怎么会连咱们与林家会战斗到这个份上,也都会算计的这么清楚。”

    白了对方一眼,左风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解释这种白痴的问题。身边的伊卡丽刚准备开口,素坚已经抢先训斥道:“你这蠢货,难道忘了刚刚药子大人说的什么,与鬼画两家联手的是林家木姓一脉。

    他们本就是同根同源,对于林家术姓一脉有很深的了解不足为奇,知晓机关阵法也合情合理,如此才会设下如此圈套。”

    那二统领素铭,倒是丝毫没有怀疑左风的话,她在此时直接开口,说道:“既然是这样,我们若是继续向内进攻,岂不是正中对方的下怀。既然是这样,我看咱们还不如孤注一掷想办法撤出去,哪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也比最后成全了那帮家伙要强。”

    闻听此言,素强和康弈两个人都是双目一亮,齐齐的向着左风望去,只有素坚一脸严肃,看不出其心中所想。

    轻“叹”了口气,左风知道这些人一直都想着撤走,不过他却知道,那绝不会一个好的选择。

    稍微想了想,左风这才平静的说道:“的确,鬼画家就是希望我们与林家术姓一脉拼杀到最后,这样他们也能够坐收渔利。可是我们在这林家的大阵中会遭遇什么,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了么?”

    最后的问题抛出,素铭,素强和康弈三人全部愣在当场,刚刚双眼还闪烁着希望的火光,瞬间就熄灭一空。

    这个时候大统领素坚,显示出其过人的冷静,面不改色的沉声说道:“药子大人,有什么你就尽管说吧,我之前没有相信你,这次我一定信你。”

    点了点头,左风平静的说道:“如果我们没有进入核心区域,那么进退都由得我们做主。可是一旦我们攻进来,身处阵法之中,我们几乎就没有选择了。尤其是我们现在已经深入其中,更是进退维谷之际。

    我可以告诉你们,若是此时退走,我们中活下来的人将不会超过三成,而且能力战斗者将会不足一成,结果会怎样你们应该猜得到。”

    闻听此言,素铭三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左风继续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莫不如继续努力向前,去争取那一线生机。”

    老者康弈声音有些颤抖,有些艰难的说道:“既然撤出去我们可能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那为何药子大人会认为,我们冲进去就能够有一线生机。”

    在素铭,素强和素坚同样带着这个疑问望来之时,左风好整以暇的说道:“如果我们继续努力渐进,将会进入中心区域。

    到时候我们如果不是将阵法中枢破坏,而是将那阵法中枢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这便是我说的那一线生机。”

    四人眼前齐齐一亮,他们想不到左风竟然是抱着如此目标,正因为太过意外,所以四人此时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精彩。

    反倒是一直在旁静静聆听的伊卡丽,此时却露出了一丝笑意。眼前这些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左风放在眼中,他们只将他当成是一名优秀的炼药师,一名有些能力的符文阵法行家,只有她最清楚,左风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将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在另外三人还陷于吃惊中的时候,素坚却已经平复了心情,目光沉凝的望着左风说道:“药子大人,我还是刚刚的那番话,之前没有相信你是我最大的错误,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会选择相信你。”

    这里虽然素铭,素强和康弈都有资格参与讨论,可是当素坚已经作出决定的时候,其他人也无法再反对,而且他们现在心底里其实也已经选择信任左风,只是嘴上没有说罢了。

    目光在众人面前扫过,左风此时出奇的平静,可是了解的人知道,他越是表现的十分平静,其实也是他最为认真的时候。

    随手一指,左风便开口说道:“前方和后方的阵法此时最为凶猛,后方不要再去理会。麻烦素强和康弈二位,各自带领四十名强者,分别向两侧进发破除遇到的所有阵法,以一里为限不可超出,将所遇的武者收拢回到这里。”

    想不到会有这种安排,两人略一迟疑便立刻应了下来。就见左风二话不说,直接向两人各抛出了五枚阵玉,同时说道:“若阵玉用完,也立刻返回此地。”

    再次转身望向素坚,左风沉声说道:“大统领二统领,你们两人各自带领二十名手下跟我走,目标,阵法中枢!”